首页

搜索 繁体

第1章(1 / 8)

  山魂黑水嘴角狞笑起来,身体前倾,然后力量迸发,朝着白启冲了过来,想要施展雷霆一击,直接拿下白启,眨眼就逼近白启跟前。  遭!  白启下意识的激发了百兽飞盾。  ——嗡!  金光耀眼!一瞬间,一百道狮、虎、豹、熊、象……等野兽的虚影从盾面涌出,叠加在白启身上,化作一身实质性的黄金甲,四处刻有百兽图腾,而那百兽飞盾,也自动飞到金甲正中心位置,接着融入其中。

神变状态下的的司文光形态与山魂一瑰的模样有几分相似,也是一头针扎般的长发,但更为惹眼,是鲜红色的,如同一团燃烧的丹火。只见他头发一甩,顿时,数十朵赤红的火骨朵铺天盖地的从背后袭向风从龙。风从龙感受到了危机,头也不回,背后那对钢铁羽翼猛地伸展开来,护住他的身躯,任由火骨朵如雨点般打落在身。

烘——火骨朵撞击在钢铁鹰羽上后,并没有熄灭,反而燃烧了起来。风从龙闷哼一声,吃了暗亏,跟着浑身一颤,将那些被火焰附着的羽毛抖落,想要摆脱火焰的烧灼。可司文光接着又是一道赤焰咆哮而来,打得风从龙措手不及,无法反击,只能一味的退防。

打得好!白启正躲在白玉石像后旁观,看着风从龙狼狈的模样,一阵欢喜。活该!早就看这家伙不顺眼了!白启一脸坏笑,转而又看向另外一边,接过却让他瞬间紧张起来。山魂黑水在得到了暗雷山那两人的相助后,一举扭转局面,四人联手对付带刀副手,几番来回后,带刀副手便被暗雷山的神君击伤,战力锐减。

“你们去帮师兄!”山魂大风立即吩咐山魂一瑰和暗雷山的那位神人,去帮助正在以一敌二的山魂大风。而他自己却突然转身,看向白棋这边。“遭了!”白启一惊,转身想逃,却发现根本无路可逃。“哼,我看你能往哪里逃?”山魂黑水笑了起来,将带刀副手交给暗雷山的神君对付,而他则朝着白启这边步步逼近。

怎么办?白启从山魂黑水身上感受到了强烈的恶意,这下自己危险了。那边,云清瑶和卫道正在对付山魂大风,唯一能够对他施以援手的两人,一时半会根本抽不开身,根本没法来救援自己。眼前只能靠自己了。

可是自己现在手头上根本没有什么能够对付山魂黑水的东西,机关丸和灵帖以及灵刃之类的东西,早在来时都给用完了。收进银指环里的那些重宝自己暂且动用不了,而且也拿不出来,无论收纳还是释放宝物,都会让白启产生那种令人痛不欲生的奇痒感。

眼前这个时候,白启必须要保持状态。所以,这么一算,手头上能动用的宝物,似乎就那么一件百兽飞盾了,除此之外,自己手头上,左右两只手腕上,还藏着两把弩箭,以及左小腿上绑着一把削铁如泥的断金剑。拼了!

白启一咬牙,弯腰将断金剑拔了出来,同时激发百兽飞盾,让百兽飞盾围着自己环绕起来,躲在白玉石像后,准备迎战。接下来,他将要以一个四转凡人的姿态,来对付一个神变状态中的神人。“哈哈!小子!认命吧!”

一连串的疑问从白启心底浮现出来,白启有些茫然的看着四周,久久失神。眼前有一对扑楞翅膀,来回互相缠绕而飞的水晶鸟,格外惹眼,看着像是活的,但自始至终,都只是在重复一个动作。另外一边,有一尊青铜塔底座,只有巴掌大小,底座上的塔身只留有一层,其他的全都断裂了,也不知道完整的青铜塔是有多高。

不远处,一枚银白色的指环,在空中不停的转动着,时而发出耀眼的光芒,无比神秘。这是自己之前进来的那间藏宝室吧!白启猛然回神。这么说……我通过考核了?白启欣喜若狂,猛地转回过身来。发现,身后就是是那个入口,并没有什么特殊的变化,外边那一堆人依然在虎视眈眈的盯着自己。

唉……看来是要为别人做嫁衣了。白启顿时感觉被从头到脚泼下来一盆冷水,从头凉到尾。自己好不容易通过了白民国王的考核,外边的那群王八蛋,看到这密室里的这些宝贝,一个个的不都得红了眼么?那还会轮得到自己,有自己的份呐……

想到这,白启不免有些意兴阑珊。咦?这是什么?白启一低头,发现自己右手背上面有一块闪闪发光的银白色神秘符号,还来不及细看,神秘符合就隐入了皮肤中,像是一幕错觉。我看眼花了?白启仔细来回的研究了几遍右手,最终摇头,然后看着眼前的密室,感慨万千。

从刚才的考核来看,自己果然没有猜错,这里是白民国的古遗迹。《山海经·海外西经》中有记载:白民国在龙鱼北,白发被身,有乘黄,其状如狐,其背上有角,乘之寿二千岁。大概意思是,白民国在龙鱼居住的北方,哪里的人们披头散发,全身毛发、肌肤雪白。

国中有一种名叫乘黄的异兽,模样像是狐狸,但与普通狐狸不同的是,乘黄背上生的有角。要是有人能坐骑到乘黄的背上,那么就可以延长寿命,活上两千岁。另外,在《山海经》内,有两个关于白民国的记载,一个在《海外西经》内,还有一个,则在《大荒东经》。

《山海经·大荒东经》上记载:有白民之国,帝俊生帝鸿,帝鸿生白民,白民销姓,黍食,使四鸟:豹、虎、熊、罴。而眼前这个白民国,明显是《海外西经》上所记载的那个白民国。因为白启在梁柱,以及其他两间藏宝室内,看见了乘黄。

也就是那背上长角,像狐狸一样的异兽。而且,除此之外,还有诸多证明都指向这个古遗迹,是白民国的古遗迹。例如正殿内的那一株金枝玉叶。前世,白启曾在另外一本古籍上看到过关于白民国的记载,书上说:

白民国,人白如玉,国中无五谷,惟种玉食之,玉得叶即柔软,味甘而脆。若宴客,则以膏露浸玉屑,少选便成美酒,饮一升,醉三年始醒。人有活千岁者……另外,还有古籍记载,说白民国的人,身着儒衫,面如白玉,书塾的书架上,琳琅满目,极尽奢华。

国内的人都自认为自己很有学问,一个个态度傲慢不已,但是读起《孟子》、《论语》来,却错字连篇,是典型的——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白玉宫殿里有没有书架,白启不知道。但是白启可以肯定,这个古国度里的人,都是奢侈之人,从进废墟开始,各处都可以看出端倪。

所以白启当时在看到中间的密室里空无一物事,就感觉不对。以白民国人奢侈成风的习气,宫殿内的密室里头,怎么可能出现一间空荡荡,什么都没有的密室?如果说是提前被人转移了,那么也应该一起转移猜对。可偏偏其他两间密室里都堆满了财宝,淡淡唯独这一间里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所以当时白启立刻察觉到了一丝不对。

所以在风从龙给自己下令,让自己做打探密室这种冒险举动的时候,白启便将计就计,直奔这间空荡荡的密室。结果进来后发现,这里别有洞天。唉,不过现在说什么也晚了,自己的一举一动都落在外边那些人的眼里,恐怕他们现在已经发现了不对。

这里面的东西跟自己是有缘无分……诶?不对!白启掐灭了思绪,再次抬头看向密室入口。结果发现,外边的人一个个的都没有行动,而是在交头接耳的窃窃私语着。什么情况?他们为什么没用动静?白启一脸懵逼。

……密室外,一群人看着白启走入了密室中后,就没了动静。在他们眼里,白启走进密室后,就背着他们,停在了密室里,原地坐了下来,一动不动,也不知道是在搞什么鬼。但不时又会站起来活动一下,似乎没有遇上危险。

难道……司文光自认白启给了他一点提示,心思一转,猛地行动起来,回身冲进了左边的藏宝室内,一把抓起一堆灵宝,塞进了手上的青丝绸袋中,然后一个闪身,又立马冲了出来,生怕发生意外。结果,一切照常,并没有危险发生。

……安全!司文光这一举动,立马点燃了正殿里的紧张气氛。“抢!”众星殿的杀破狼三星中的七杀大喊一声,带着贪狼、破军两人,率先冲进了右边的藏宝室内。“休想独吞!”异人盟的华无为和曹金刚离右边那间藏宝密室最近,也立马冲了进去,两伙人顿时交战起来。

“拦住他们!”山魂大风大手一挥,示意山魂黑水以及暗雷山的两人,来阻拦云清瑶、风从龙等人。然后他自己一转身,冲进了左边的密室中,拿出了一个兽皮袋,开始大肆搜刮起财宝。这一路折损百来个神人,为的不就是这些宝物吗?

“混蛋!”司文光看着密室内准备一人独吞的山魂大风,气急败坏,急红了眼。然而,山魂一瑰拦在他的面前,两人交手,难以脱身。云清瑶、卫道、风从龙等人,也与山魂黑水、暗雷山的两人,战成了一团。不过因为卫道这边多了一个副手,四打三,再加上卫道攻势凌厉,山魂黑水正面阻拦根本难以抵挡,最后,被卫道闯过包围网,冲进了左边的藏宝室内。

“滚!”山魂大风当即出手,与卫道战了起来。卧槽?!这他么的都什么情况?正中间的密室里,白启看着外边的景象,傻眼了。怎么就突然打起来了?难道……“风从龙!你个大傻X!”为了印证自己心中的想法,白启猛地冲着入口大吼一声。

(感谢书友*征程*的100币打赏支持~感谢书友好吧都存着的100币打赏支持~)第一百二十三章 一瓶金色的血液为了印证自己想法,白启左右看了看,跟着走到那一株金枝玉叶的幼苗前,然后缓缓抬起左手,隔着十步距离,对准树苗。

“收。”白启在心中默念一声。下一刻,面前那一株自己稍稍触碰,就要被冻成冰块的金枝玉叶的树苗就凭空消失,跟先前那柄青铜塔座一样,突然消失。然后,自己心底又一次升起了怪异的感觉。那就是,自己的左手中指骨内,再继青铜塔座后,自己感觉里头又多了一颗树苗。

卧槽!储物戒指!这是神器啊!白启见自己的想法再一次被印证成功,兴奋的原地蹦了起来。原本自己只是抱着一种破罐子破摔,无论如何都要得到一件宝贝的想法,来到这枚银色指环面前。结果万万没想到,老天跟自己开了这么大一个玩笑,直接给了自己一枚储物戒指!

这下好了,这密室里头,还有什么东西是自己收不了的?事不宜迟。白启赶紧走到自己最初看见的那一对水晶鸟面前,对其伸出了左手。下一刻,水晶鸟就在白启眼前凭空消失。“哈哈哈!”白启感受着心底的那一丝怪异感,忍不住笑出了声。

“这些宝物都是小爷我的了!全部!哈哈哈!”在有些得意忘形的大笑声中,白启一步三晃的走到了那颗差点把自己压死了的紫色宝石面前,伸出左手,用指环将其收进了自己的‘指骨’内。虽然此刻左手中指感觉奇痒难耐,可是比起这种收宝的快感,这种痒感根本算不上什么,完全可以忍受。

就这样,白启动用着左手这枚自动融入到手指上的银色指环,开始大肆的收纳起密室中的宝物来。同时也没忘记观察外边的战况,着重的关注了一下云清瑶和卫道,以及风从龙那孙子。进来白玉宫殿的时候,云清瑶为了躲避山神石像的追杀,几度透支神元,此刻的状态和实力是有全盛时期的三成左右。

尽管如此,她在与暗雷山的人交手时,依旧能够保持着较强的姿态,无法击败对手,但也不会被对手击败,如鱼得水。而另一边,卫道与山魂大风战的痛快,两人动静最大,已经在正殿内各个地方打了一遍,一时半会难以分出胜负。

至于风从龙,模样颇为狼狈。因为他一心想要去密室那边拿宝,几次强闯都被山魂黑水拦了下来,不仅没能闯过去,反而把自己弄得无比难堪,模样癫狂。从这里就可以看出,他比卫道要弱得多。最起码卫道能够从山魂黑水等人联手的阻击下突破出去,并与大荒山三人中,最为强势的山魂大风,斗得不相上下。

打吧,打得越久越好,自己正好能慢慢收宝。白民国古遗迹真正的重宝,其实都藏在白启现在所在的这间密室里头,可惜除了白启之外,别人都不知道。所以白启想要赶在别人发现之前,将密室内所有的宝贝都收进自己的储物戒指中。

虽然越到后面,收宝越困难。因为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自己后面每收一件重宝进自己的指骨里,左手中指就会突然传来一阵奇痒。那种痒感已经逼近了白启的忍耐极限。所以,在大概收了十几件宝物以后,白启接下来每收完一次宝物,都要在原地咬牙撑着,缓和上一段时间,等把那种痒感撑过去以后,才能再继续去收下一件宝物。

如此一来,这收宝的进度自然也就慢了下来,不再像刚开始那样,一抬手就瞬间把宝物收了,转手就能接着去收另一件。“呼……”白启满头大汗的睁开眼来。颤抖的举起左手,心里有些发后怕的看着左手中指。

准确来说,是看着中指上的银色指环。奇痒的感觉又一次增强了,这一次,白启真的是拼了全力,感觉都快把牙咬碎了,才强撑了过去。那种感觉真的是让人生不如死,白启刚才都有一种恨不得拿刀把中指给剁掉的强烈冲动。

到底是怎么回事?这指环的容量,到底是以什么为标准?自己还能往指环里装多少件宝物?白启心里有点发虚,一想到待会收宝,还要再来体会一次刚才的那种感觉,甚至会是比刚才还要强烈的痒感,自己恐怕真的会承受不住的。

那已经超出了自己的极限,超出自己所能承受的程度太多了。一个人平常一顿饭能吃一碗,极限是三碗,但如果硬要他一顿吃下三十碗,那还不得被撑死么?白启有舍得的觉悟。可是……看着偌大的密室内,仅剩的五件宝物,白启又有点不甘心。

他已经收了二十多件宝物到自己的指骨内,现在就只剩这么几件了,怎么能够放弃呢?并不是白启贪心,而是如果不把这几件宝物处理干净的话,到时候外边的人一进来,看见这几件宝物,肯定会对已经进来多时的自己产生想法。

那到时候,自己身怀储物戒指的秘密,就有可能暴露出来,那事情就麻烦了。“再试试,如果实在不行,再想其他办法。”白启这么想着,转身走向了一个悬浮在空中的水晶瓶前,对着水晶瓶伸出了左手。嗯?然而,随着白启咬牙激发左手指环,并已经准备好承受即将涌来的奇痒感时,却迟迟没有动静发生。

水晶瓶依然静静的悬浮在自己面前,没有任何反应。“……”激发,激发……白启反复激发了指环十数次,水晶瓶依然还在自己面前,并没有被收入自己的指骨内。这种空落落的感觉,到时有点像自己第一次激发指环,什么都没有收到时的那种困惑感。

可是自己面前明明有东西啊,为什么收不进去?白启一脸懵逼。难道是已经到了收纳上限?抱着这种怀疑的心态,白启将左手对准另外一边,那边悬浮着一块玉圭。下一刻,玉圭在眼前消失,接着,如一万只蚂蚁啃食身体的奇痒感涌遍全身,令白启瞬间崩溃。

“呃——”喉咙中不受控制的发出嘶哑的抑扼声,这种痒感已经成了一种痛苦,令人生不如死。最后,白启再一次撑了过来,浑身衣服全都湿透,整个人如同从水里刚刚捞出来的一样。“娘的……”白启脚步虚浮,站都站不稳了。

脸色煞白的看着眼前的水晶瓶,白启摸不着头脑。怎么回事?明明还可以收纳啊,怎么指环对这水晶瓶无效呢?恢复了一会后,白启再度伸手,不信邪的再次对着水晶瓶激发指环,结果还是如先前一样,水晶瓶没有半点反应。

什么东西?白启皱眉,上前伸手直接抓向水晶瓶。结果出乎意料,他竟然轻而易举的就将水晶瓶抓住,不由得拿到手里仔细端详了起来。透过瓶身,隐隐可见瓶内有金色的液体。再三斟酌之后,白启决定拔开瓶塞。

顿时,一股腥气冲鼻,令白启一阵恶心、反胃,差点当场作呕。但紧跟着,又有一股从未闻过的异香,从瓶内传出,瞬间冲淡腥气,令白启浑身一震,神清气爽。这是什么?血液?白启通过瓶眼看着里面的金色液体,晃了晃瓶身,发现里头金色液体十分浓稠,再加上一开始闻到的那股腥气……他不又得联想到了血腥。

一瓶金色的血液?第一百二十四章 死咒印白启忍不住将瓶身递到鼻翼下,想要嗅嗅气味,结果瓶身刚一凑近,一股异常的香味钻入鼻中,顿时令人饥肠辘辘,食指大动。这东西好像会很好吃的样子!白启只感觉满嘴***忍不住砸吧了一下嘴唇,紧跟着,他竟鬼使神差的,在一股莫名的吸引力下,将水晶瓶凑到了嘴边……接着,仰头喝了一大口!

一嘴腥味,像是吞了最烈的烈酒一样,火烧喉咙,整个身体都因此而燃烧了起来。“啊!”白启吓得瞬间将嘴边的水晶瓶拿开,差点就将水晶瓶丢掉了。刚才是怎么回事?我怎么会忍不住诱惑,喝了一口这玩意?!

这他么的不会是毒药吧?强忍着浑身的炽烈的不适感,白启再三确认过后,认定水晶瓶内盛放着的,的确是一瓶古怪的金色血液。而且根据一番观察,白启错愕的发现,瓶内的血液竟然还在自主流动,遵循着某一种循环方式。

一瓶流动的血液,代表着什么?活血?天呐!一个不知在瓶子里存放了多久的血液,居然还很新鲜,甚至还充满了活性?这到底是什么血?最后,白启得到了答案。瓶子里所盛放的,恐怕是《山海经》中所记载的白民国异兽‘乘黄’的血液。

因为白启在瓶子里头,发现了一根白色狐狸毛,就那么浸泡在血液之中。一想到自己刚才喝了一口这玩意,白启就忍不住想要呕吐。然而,就在这时,一股滚烫热流从体内涌出。烈火焚身!“——呃啊!”白启扯着喉咙嘶吼起来,整个人瞬间摔倒在地,在地上不断挣扎着,来回翻滚。

水晶瓶掉落在地,可是其中的金色血液却像是黏在了瓶底,始终没有倒出来。呃——啊啊啊!要死了啊!白启手脚痉挛抽出,痛不欲生,意识也渐渐的变得模糊起来。“吼!”血!恍惚间,白启听到一声若有若无的兽吼声,并瞬间理解了那一声兽吼的意思,似乎是在呼喊血字,想要更多的血液。

一股清凉的气息从自己的天灵盖灌溉而下,将体内那团无影无形的烈火扑灭,痛苦顿时减轻了很多,但并未完全消散。自己体内的经络,时而便会受到像针扎一般的刺痛,依旧令人感到痛苦万分。怎么办?这乘黄血怕是有毒性,这么下去不是个办法啊!

有没有办法解决这……对了!血!乘黄血!白启突然想到了什么,挣扎着从地上坐起身来,捡起掉落在手边的水晶瓶。有办法的,白启知道一个办法,那就是……下咒!再来祥云山的路上,白启曾研习过此次自己月比所获得的奖励,那一卷包含了六十二门术法的《无名古卷》。

其中,他着重研习了其中的一门术法——《死咒印》。任何人,哪怕只是凡人,也可以在自己身上铭刻下死咒印,从而得到非凡的能力。而且,下咒的方法十分简单,准确来说,死咒印的入门非常容易,对于拥有《无名古卷》,并通晓了全部死咒印铭刻图纹和咒语的白启来说,他只需要准备一样东西,便可以对自己铭刻死咒印了。

热门小说推荐

最近入库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