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搜索 繁体

第9543章(1 / 9)

这个被聂小白喊作师哥的男子,年纪不大,但说话却格外有气势,三言两语便让聂小白老老实实跳下了擂台。“见过馆主。”旁边围观的众人连忙向年轻男子打起了招呼,我心头一动,看不出来这个文质彬彬的男子,居然是拳馆的馆主,果然人真是不可貌相……

老木提还在讲述着他对楼兰古国的了解,后面又说到了在楼兰古国的遗迹里,掩埋着一处神秘的墓穴,叫做太阳墓,而现在外面人能看到的那一处太阳墓,其实只是罗布泊人为了纪念楼兰古国所建的。关于真正的太阳墓,据说是藏着楼兰古国破败和罗布泊消失的秘密,至于这墓,千百年来都没人能找到。

老木提还对之前那些人没有请他的事耿耿于怀,不过此时的我,心思却在了刚才老木提口中所说的太阳墓啊。“罗布泊,我们的仙湖啊,何日才能重见你的荣光?”老木提朝着北边的方向,恭恭敬敬双手放在脑袋上,嘴里念念有词的磕头拜了几下。

朝着北边拜完之后,老木提招呼了我们一声准备继续赶路。但没一会,一阵古怪的大风吹了过来,一时间,原本万里无云的天空竟是一下子变得乌云密布。老木提连忙抬头看去,随即脸色一变。“不好,罗布泊的诅咒实现了。”老木提惊慌道。

“什么诅咒?”我一脸疑惑道。巴图尔连忙给我介绍道:“罗布泊里有个古老的传闻,说是但凡要步入到罗布泊之地的外人,很容易遭受到罗布泊的诅咒,让他们死无葬身之地……”周小舍啐了一口,盯着远处那滚滚而来的黑云,道:“奶奶个熊,不就是风沙暴吗?还什么诅咒,小爷我就不信邪了!”

周小舍往前走了几步,站直了身板准备迎接那风沙暴,但很快,这家伙忽然掉头往回跑了过来,脸色虚白。“奶奶个熊,这不是风沙暴,他娘的,这是龙卷风啊……”第468章 龙卷风暴一般在沙漠里遇见沙尘暴并不罕见,但这一次,我们遇到的却是比沙尘暴还要让人惊恐的龙卷风。

不远处,无数道龙卷风冲天而起,所过之处,沙石飞天,风声鬼啸。。这时候,我听到不安的惊呼声,却是见到白羽坐着的骆驼受到了惊讶,愣是往着前面的龙卷风跑了过去。别看骆驼平时走路吊儿郎当的,但真正一跑起来,那速度可是一点也不慢。

白羽被吓得脸色发白,任凭她怎么抓住绳子,骆驼就跟发了疯的往龙卷风冲去。我心头一咯噔,龙卷风那么大,这样主动跑过去无疑是自找死路。我眉头一挑,连忙就跳上自己的骆驼,猛地一拍骆驼的驼峰,立即往白羽追了过去。

但眼看着龙卷风越来越近,白羽坐下的那匹骆驼速度也愈来愈快,照这样的速度,我根本就追不上。关键时刻,我听到后面有人在喊我。“老板,骑这一匹去吧,它不会让你失望的。”我一回头,发现老木提骑着它的黄毛骆驼不知道时候已经赶了上来。

“什么故事?”“据说在古罗布泊人流传下来的古书籍上,罗布泊其实是另外一个世界的入口。”老木提这话音一落下,我忽然心头一动,猛地睁开了演技。“另外一个世界的入口?”我满脸狐疑道。“不错,听说过楼兰古国吗?”老木提问道。

我点头,如实道:“听说过,楼兰古国在汉朝时便有了,古代的丝绸之路,其中最重要的一处节点,便是楼兰古国……”我听着老木提的话,心里蓦地一动。大月氏、小月氏?这我怎么感觉有点熟悉啊!忽然间,我一下子想起来了月瑶和月璃的名字,她们的部落就叫做月氏部落,那会不会和楼兰古国的大月氏小月氏有什么联系呢?

老木提还在讲述着他对楼兰古国的了解,后面又说到了在楼兰古国的遗迹里,掩埋着一处神秘的墓穴,叫做太阳墓,而现在外面人能看到的那一处太阳墓,其实只是罗布泊人为了纪念楼兰古国所建的。关于真正的太阳墓,据说是藏着楼兰古国破败和罗布泊消失的秘密,至于这墓,千百年来都没人能找到。

老木提还对之前那些人没有请他的事耿耿于怀,不过此时的我,心思却在了刚才老木提口中所说的太阳墓啊。“罗布泊,我们的仙湖啊,何日才能重见你的荣光?”老木提朝着北边的方向,恭恭敬敬双手放在脑袋上,嘴里念念有词的磕头拜了几下。

朝着北边拜完之后,老木提招呼了我们一声准备继续赶路。但没一会,一阵古怪的大风吹了过来,一时间,原本万里无云的天空竟是一下子变得乌云密布。老木提连忙抬头看去,随即脸色一变。“不好,罗布泊的诅咒实现了。”老木提惊慌道。

“什么诅咒?”我一脸疑惑道。巴图尔连忙给我介绍道:“罗布泊里有个古老的传闻,说是但凡要步入到罗布泊之地的外人,很容易遭受到罗布泊的诅咒,让他们死无葬身之地……”周小舍啐了一口,盯着远处那滚滚而来的黑云,道:“奶奶个熊,不就是风沙暴吗?还什么诅咒,小爷我就不信邪了!”

周小舍往前走了几步,站直了身板准备迎接那风沙暴,但很快,这家伙忽然掉头往回跑了过来,脸色虚白。“奶奶个熊,这不是风沙暴,他娘的,这是龙卷风啊……”第468章 龙卷风暴一般在沙漠里遇见沙尘暴并不罕见,但这一次,我们遇到的却是比沙尘暴还要让人惊恐的龙卷风。

不远处,无数道龙卷风冲天而起,所过之处,沙石飞天,风声鬼啸。。这时候,我听到不安的惊呼声,却是见到白羽坐着的骆驼受到了惊讶,愣是往着前面的龙卷风跑了过去。别看骆驼平时走路吊儿郎当的,但真正一跑起来,那速度可是一点也不慢。

白羽被吓得脸色发白,任凭她怎么抓住绳子,骆驼就跟发了疯的往龙卷风冲去。我心头一咯噔,龙卷风那么大,这样主动跑过去无疑是自找死路。我眉头一挑,连忙就跳上自己的骆驼,猛地一拍骆驼的驼峰,立即往白羽追了过去。

但眼看着龙卷风越来越近,白羽坐下的那匹骆驼速度也愈来愈快,照这样的速度,我根本就追不上。关键时刻,我听到后面有人在喊我。“老板,骑这一匹去吧,它不会让你失望的。”我一回头,发现老木提骑着它的黄毛骆驼不知道时候已经赶了上来。

我心头一动,这匹黄毛骆驼别看瘦不拉几的,但跑起来的速度可比我骑着的快多了。我没有犹豫,迅速和老木提调换了骆驼。我一骑在黄毛骆驼上,顿时觉得这厮身上虽然骨架很大,但都覆盖着一层结实的肌肉,它一跑起来感觉就跟一头脱缰野马似的……

十几秒钟后,速度狂飙的黄毛骆驼已经赶上了白羽。“快点跳过来。”我冲白羽喊道。此时龙卷风离我们已经不到百米的距离,破坏力十分的惊人,就如同一座移动的小山一样,所过之处,什么都被它给吞噬进风眼里。白羽吓坏了,脸色发白,可骆驼跑得飞快,她根本就不敢跳过来。

“陈先生,我不敢跳……”白羽绝望道。我瞥了一眼已经不到四五十米距离的龙卷风,心头一沉!没时间了!!我毫不犹豫跳向了白羽的骆驼,然后将手指刺进了它的脖子,趁得它吃痛之下放缓了一些速度后,我又抱着白羽跳回到了黄毛骆驼上。

“抓住驼峰,不要松手!”黄毛骆驼灵性十足,先是保持着匀速,等到我和白羽一爬上驼峰,它立即调转方向,拔腿就往回跑。而此时身后,龙卷风已经离我和白羽近在咫尺。两三秒钟不到的时间,白羽原先的那匹骆驼一头扎进了龙卷风之后,迅速被卷到了风眼之中,接着便被剧烈的风力撕扯成碎片,化为漫天的碎肉血雨散落下来。

“黄毛驼,再给我跑快点!”我只是喊了一声,甚至都不用我去拍打驼峰,黄毛骆四蹄如飞,愣是从龙卷风的边缘跑了出来……几秒钟后,我瞥了一眼外边渐渐拉开距离的龙卷风,不由得松了口气,如释重负。再看看坐在我前面的白羽,这会早已吓瘫了,整个人软软倒在我怀里,精致的小脸上还带着一丝泪痕。

我拍了拍她肩膀,道:“龙卷风在后头,我们安全了。”白羽回过头,脑袋直接就扎进我的怀中,道:“陈先生,谢谢你。”“没事,安全了就好。”白羽点了点头,等她再从我怀里挣脱开时,已是小脸扑红……没一会,我赶着黄毛驼和周小舍他们汇合,这一次龙卷风来得快也散得快,庆幸的是没有造成人员伤亡。

老木提和巴图尔恭恭敬敬朝着龙卷风散去的方向连连磕头拜礼。我拍了拍黄毛驼,刚才还真是多亏了它。“老牛,弄点豆干和水给它吃,老木提的眼光不错,给我们挑了头好骆驼。”我道。周小舍也是对老木提与黄毛驼刮目相看,之前他还觉得老木提花五千块租这匹黄毛驼是亏本生意,现在他是恨不得花十万块都要买下来。。

我把老木提喊了过来,由衷感谢了他一番。老木提摆摆手,老脸微红,反倒是有些拘谨了。“老板,我想问问,你们真是只去寻找楼兰古国的遗迹吗?”老木提忽然开口道。我愣了一下,在这之前,我与周小舍告诉过老木提,我们是外地的驴友,这一次来罗布泊就是为了寻找楼兰古国的遗迹,却没有感受过他丝毫关于双鱼玉佩的事。

但现在,老木提似乎有些怀疑我们此行的意图了。他道:“几位老板,刚才的龙卷风你们也看见了,那可是罗布泊的诅咒,但凡来罗布泊有所图谋的人,都会将遭受罗布泊神女的愤怒,所以,你们要是有什么企图,最好还是打消了念头吧。”

我递了包香烟给老木提,然后也自己抽出一根点燃,慢慢吸了几口,道:“不瞒你,我们这一次来罗布泊,是为了寻找一样东西。”“找东西?罗布泊这么大,有什么好找的?”老木提忙着吞云吐雾道。“你是罗布泊人,应该听说过双鱼玉佩吧?”

我话音一落,老木提顿时神情一滞,嘴里的香烟更是无声掉落在地。“老……老板,我没听错吧?你们是来找双鱼玉佩的?”我点了点头。老木提张大了嘴巴,没有多犹豫,牵着黄毛骆驼掉头就走。“老板,这个活我不接了,你们还是找其他人吧……”

老木提想跑,却被牛建国和秦十三一把拦住。我苦笑道,“楼兰古国遗迹是找,双鱼玉佩也是找,实在不行,我多给你一份工钱。”“老板,这不是钱的问题,我们罗布泊人,是有信仰和尊严的……”“给你加一万块。”我淡淡道。

老木提翻了个白眼,道:“老板,你觉得我老木提,是那种见钱眼开的人吗?”“加两万……”“老板,整个罗布泊镇都知道我老木提的为人……”“加三万。”老木提嘴角抽搐了下,忽然咧嘴露出一口大黄牙笑嘻嘻道:“老板恭喜发财,我老木提现在开始就是你的人了……”

第469章 濒临绝境都说有钱能使鬼推磨,这话可真是一点错也没有;老木提前一分钟还信誓旦旦说自己是个有尊样的人,下一分钟就眉开眼笑的用手指沾着口水算钞票。“三万块,一分都不少,赶紧算好我们就出发。”周小舍翻着白眼道。

老木提喜笑颜开,足足将三万块数了十几分钟后,这才拍了拍胸口道:“老板们放心,别的我不敢打包票,但要说去找楼兰古国的遗迹,整个罗布泊镇没有人比我更懂门道的。”我点点头,道:“那双鱼玉佩的事,你有什么线索吗?”

说到双鱼玉佩,老木提眼中明显多了一丝谨慎和恭敬,他双手合掌朝天空拜了一下,道:“传说双鱼玉佩是楼兰古国的国宝,都失踪了几千年,哪是我一个老头子就能随随便便找到的。”周小舍气呼呼道:“奶奶个熊,你刚才数钱时可不是这么说的。”

“嘿嘿,男人数钱时说的话,就跟女人在床上答应的话一样不靠谱,关于双鱼玉佩,我只能尽力而为,找不到你们也不能怪我……”我瞥了一眼老木提,真是想将这个老油子拉出去打靶,不过还别说,此去寻找楼兰古国遗迹,很多事还真要倚靠他才行。

休息了十几分钟,我看了一眼远处已经消散无形的龙卷风,道:“大家收拾一下,准备出发吧,趁天还没黑,我们多赶些路。”众人应好,但牛建国忽然凑了过来,小声道:“掌柜,有件事得跟你说下,我们有很多水袋都是绑在白羽姑娘的骆驼上……”

我心头不由得一紧,道:“那我们现在还有多少水?”“还有五袋,最多可以撑五天。”我苦笑了一声,大爷的,这一次进沙漠时,我特意准备多了一些水,但没想到这才刚出发没多久就先折了一大半。我嘱咐牛建国先别把水的事情告诉大家,以免影响众人的心态。

同时,我将老木提喊了过来,问他最近的一处补水点还有多远。老木提沉思片刻,道:“这里附近都没什么水源,如果要补水,只能去那个地方碰碰运气。”我问道:“是什么地方?”老木提目光望向远方,眼神中带着一丝追忆之色,道:“那是无数罗布泊人的信仰之地,消逝的仙湖……”

……………………这一次要重回到自己曾经的家园,老木提显得很兴奋。但同时也有个必须要面临的问题,罗布泊是他童年时的家园,至今已经快大半个世纪过去了,他脑海里的记忆残缺不全,要想找到曾经的罗布泊,这难度并不低。

我迟疑了下,最终还是听从老木提的意见,寻找到他曾今住过的地方,那里是离我们最近,也最有机会补充饮水的地方。除了牛建国外,其他人并不知道我们的饮水还能坚持多久。我当天就开始减少水分的摄入,牛建国暗地里也学着我,只要不到特别口渴的情况,他也不会轻易饮用一口水。

我和牛建国的举动一开始还好,但没多久便被其他人察觉到了异样。在第二天,周小舍和老木提便直接开口问我们还有水可以用。牛建国是个实在人,说不了谎,顿时支支吾吾的,不知怎么开口,最终还我说了出来。“除去昨天,我们的谁还能再用四天,大家如果能节俭一些,还能再撑上两天。”我道。

老木提一听,顿时脸色微微一变,道:“那也就是说,我们现在的水最多可以用六天?”我点头,道:“你要多久时间,可以找到罗布泊?”老木提沉思片刻,道:“六天时间有些赶……”“实在不行,我们就原路撤回吧。”周小舍在旁边道。

老木提摇了摇头,道:“之前龙卷风已经将我们走过的痕迹都吹没了,要想再原路返回,很难,一旦走错,我们将彻底迷路。”“那我们现在就只有一条路能走了?”“不错,只能尽快找到我曾经住过的地方,那里是离我们最近的补水点。”老木提道。

事到如今,那也没什么好说的,只能按老木提的意思,咬牙继续往前走。如果六天的时间里能找到水源,那一切都好说;而一旦没能没能找到水源,那我们只能动用其他手段了。我目光望向身后的骆驼,之前他们的主人在出租时候告诉过我,每一只骆驼的驼峰里都蓄有少量的水分,若是真到了万不得已,可以给它们个痛快,将驼峰里的水分拿出来救人……

没有多停留,我们继续往前赶路。因为白羽没有骆驼,所以我将老木提的黄毛驼要了过来,让我和白羽一起同骑。沙漠的热风吹来,身前的白羽身上总有那么一股淡淡的香味,每一次都能给我一种心旷神怡的感觉……连续赶了几天路,人和骆驼都变得疲倦起来。

原本一路上叽叽呱呱个不停的聂小白,也变得格外的安静,饮用水所剩无几,谁都不想轻易解开水袋。白天在烈日下赶路已经是一种痛苦,但殊不知,在夜晚的沙漠里露宿则是另外一种折磨。白天气温高,沙漠热得要命,但一到了晚上,气温下降得很快,而那些平时在白天看都看不见的小动物,则都在晚上一拨接着一拨出来会面。

水已经越来越少,所有人自带的水袋几乎都空了,就剩下牛建国那匹骆驼上绑着最后一袋水。牛建国双唇早已发干,他看了一眼水袋,道:“还剩下最后一袋,大家再坚持坚持,等到了,俺老牛一定给你们喝个痛快。”我点头,附和道:“老牛说得对,最后一袋水了,大家再忍忍。”

我抬头看了一眼前边带路的老木提,这几天都是在他的带领下前进的,但直到现在,我还没能见到丝毫罗布泊的迹象……就在这时,前边的巴图尔忽然从骆驼上摔了下来。我心头一咯噔,巴图尔年纪是众人中最小的,身体的耐力不如其他人,这会怕是中暑了。

我连忙拿出自己的水袋,将上面的仅有的一口水都倒进了巴图尔的嘴里。几分钟后,巴图尔慢慢醒了过来,所幸脱水不是很严重。有时候在沙漠里就是这样,一旦倒下,往往一口水就能救回一条命。“掌柜,我这里还有些水,给你。”

牛建国拿出自己的水袋递了过来,我摇摇头,没有接受,毕竟那是他自己的水,如果给了我,他自己便没得喝。周小舍不免有些着急,冲老木提道:“我们还有多久才能找到水源?小爷快渴死了。”“我也不知道,几十年都过去了,以前的路都被沙子给盖住了……”老木提无奈道。

其他人一听,脸上也不由得多了几分失落。我吐了口浊气,道:“老牛,把最后一袋水拿出来分了吧。”“现在吗?”牛建国看了一眼骆驼上鼓鼓的水袋,眼中闪过了一丝古怪,道:“要不等明天吧,现在天也快黑了……”我不动声色,道:“行,那就等明天吧。”

天很快黑了下来,众人搭了个篝火后围在一起,吃着巴图尔带的鱼饼,硬邦邦的,勉强能入口。白羽坐在我身旁,脸上挂着几分内疚,道:“要不是我,也不会害得大家没水喝。”我安慰她道:“不怪你,很多事情,不是我们能做主的。”

白羽点点头,虽然没有再多说什么,但眸子里分明还是有些失落,她总觉得是自己拖累了我们,一路上郁郁寡欢……临睡前,我特意瞥了一眼牛建国,发现他一晚上也没说什么话,垂着脑袋,一看到我的眼神连忙又低下了脑袋。我心头觉得有些古怪,但也说不上来是怎么回事。

我很快睡去,今夜出奇的睡得格外平静。但在第二天,我最不想看见的事情还是发生了。周小舍沉着脸将我喊醒,说牛建国带着最后一袋水跑了……第470章 生存我两眼一睁,看见牛建国那厮还真没了身影,就连他骑的骆驼也一并消失了。

我心头一凛,道:“什么时候的事情?”周小舍道:“应该是天亮之前就跑了,这个狗崽子,我怎么就没发现他居然还有这心思?”我心里百翻不是滋味,别说是周小舍,就连我自己也不相信牛建国会干出这种事来。他身为我斗门的堂主,怎么可能会为了一袋水背叛我们?

可要说他不是这种人,那又怎么会带着水和骆驼一起离开??我摇头,不禁露出了苦笑。牛建国一走,那两个女盗墓者顿时脸色有些难看。“这人为了活命,什么事情都干得出来。”一个女盗墓者冷声道。另外一个同伴也随即附和,“都说斗门重情义,现在看来,还真是什么人都有。”

周小舍不耐烦道:“你们要是不乐意,现在也可以退出斗门,小爷我还稀罕你们?”被周小舍一怒斥,那两个女盗墓者火冒三丈,好在白羽及时开口安抚,这才多少稳住了她们俩个。事情发展到这一步,也是我所不愿意看见的。我喊来了老木提,道:“罗布泊还能不能找到了?如果不能找到,我们现在就去找返回的路。”

老木提咬着牙,沉思片刻道:“老板,再给我两天时间,我感觉我们离罗布泊不远了。”“还要两天,我们现在可是一点水都没有了。”周小舍道。我盯着老木提,犹豫了几秒钟后,点头道:“行,那我再给你两天时间,如果找不到,我们就寻找返回的路。”

热门小说推荐

最近入库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