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搜索 繁体

第216章(1 / 8)

  “找死。”  敢在自己的面前把神魂分离出肉身,自己若是让他跑了那不是成了天大的笑话。风太傲马上控制着上百根蔓藤编成罗网罩向傲狠的残魂。  “哼,你想多了。”  傲狠的残魂突然凝聚成一个极其小的白色光点,想要从蔓藤罗网的网眼中穿出来。

白启吩咐两个女妖人好好地照顾好那个躺在地上不肯起来的疯女子,叹息一声,去喊了二十个会飞的神君境的妖人,他想要这石壁到底有多高。“大人,还要往上吗?”白启身下的神君妖人费力地喊着,这已经是在三千丈的高空了,所有的妖人都替换过一遍了,白启抬头还是青铜壁的顶端,带着千里镜都。,。

第二百三十一章 十万丈“不应该啊!”难道真的与天齐高?可是先前这青铜壁还在那十巫山山腹中的时候,从外面根本就没看到啊。虽然自己那时候没有注意,但是若是真的有这样一个奇异的存在,十巫山的秘境不可能拖到现在才被人族开启。

“难不成它会自己变大?”白启脑子里突然闪过一根插在东海之中的巨棒,如意金箍棒?也不可能啊,金箍棒是金箍棒,这青铜壁最多是个法宝碎片,难道金箍棒还能被打成碎片不成?白启似乎抓到了什么,却一闪而过。看着周围的神君妖人都是疲倦模样,当下决定先回去吧。

等到白启回到地面的时候,却发现原来被拆了的小木屋如今换成了一座巨大宫殿,殿门上挂着的匾额上写着四个大字东海熊窝。白启原本就因为又少了一天时间心里窝火,看见这乱七八糟的名字更是恼怒,跳上去一拳就把它给砸了。

“怎么,熊黑兄弟你不满意?”金云吼花费了一整天的功夫督促着上百个妖人一起动手,才勉强把宫殿修建成。现在看熊黑一副不领情的模样,他自己也有气。感情自己一天到晚没事做,过来自找麻烦了?白启砸完匾额才见到金云吼,才晓得这四个大字是金云吼的大作。

按照金云吼的想法,龙王先前的宫殿叫做东海神宫,那白启的宫殿自然也要跟着叫,而白启的本体又是熊,这样一来不叫东海熊窝叫什么。白启感觉头都大了,又不好发火,只好叫一个妖人再拿个匾额来,想了一下,叫妖人写上大熊宝殿四个大字。

金云吼一看两眼发光,这宫殿名字看上去确实比自己先前想的要霸气许多。“可是东海二字怎么办?”“我们马上就要跟着龙王征战四方,到时候别说是东海,就是整个天下都是我们的,东海两字就显得小家子气了。”

白启随口扯来,不想金云吼听得在理,连忙拉着他去给自己的宫殿也改个名字。白启跟着金云吼来到一处小上许多的宫殿前,不由疑惑地问。“大哥你住这里,怎么好像小了点。”“没事,我的日后扩建便是,说不得以后立了大功,龙王分了一片海域给我,这里也就用不上了。”

文太白收下了玉佩,看着这个如今境界比自己还要高的弟子,心里暗自欣慰。短短半年不到的时间,从一个什么都不会的凡人小子,成为一个站到了神元世界修为顶峰的神帝。这样的结果是所有的弟子都心生向往和渴望的,但是白启的努力和刻苦他都看在眼里,还有他经历的那些连自己都不知道的生死险关。

一步接着一步,白启如今看着风光,但是有多少人会去想,这风光背后是一次又一次的死中求生。文太白感慨着,回神过来想叫白启坐下的时候,却现这个顽皮的小子早就自己寻了个椅子没规没矩的坐了下来。不过此时就他们两人在屋子里,文太白也不愿太过严苛了,自己这个做师傅的,的确没教给白启什么。

“小白,你的伤势可好些了?”文太白关心地问着白启,现在他不好直接把白启拎在手上直接查验他的身体状况了。“好多了。”白启随后拿了一个青色灵果在衣袍上擦了擦,咔哧咔哧地就吃了起来。文太白看着白启这样的行为,也是无奈。

“老头子,你有什么话就说,我还要去教师兄弟们修行去呢。”白启对于文太白今天一大早地就把自己喊过来决觉得有些不情愿,都是问一些有的没有的问题,有话直接说就好了啊。“既然如此,那这一次的五门除妖之行,我们玄都宗就由你带队了。”

文太白一拍扶手,奸计得逞的样子。“什么?”白启差点被果肉噎死,自己分明才养好伤势,这就又要让自己去打蛇妖了?“不干不干!”傻子才去干,如今天人门已经可以算是被灭了门,其他四个宗门也剩下不了多少力量,这一次去杀那蛇妖,能够是十个神帝一起出手都算多的了,真的打得过吗?

白启不是对自己的实力不自信,那龙王如今能够控制的海域越来越大,别说十个神帝,就是百个,千个神帝,也不见得是他的对手。“真的不去?就算给你十件灵器也不去?”文太白再次问道。“不去,别说十件,就是一百件我都不去。”

白启摇着头,突然意识到自己好像错过了什么。“你刚刚说多少,十件灵器?不是法宝,我跟你说我读书少你别骗我。十件灵器就十件灵器,大不了我吃点亏,去就去,什么时候?”白启马上就精神焕起来,大有一种舍我其谁的感觉。不救是杀个龙王吗,自己的神魂可是傲狠啊,专治各种水族。8

第二百六十四章 身子在发抖“可是你这大病初愈,我怕你身体不一定能撑得住啊。?”“没问题的,你就是现在拿魔剑捅我两下都没关系。”“可是那几位执事长老我已经安排好了。”“那龙王的凶猛师父你是没见过,别说神尊,就是神帝也抵挡不住那灵海的攻击。”

“可是……”“没什么好可是的,灵器在哪儿,我现在就去把那条小蛇炖了煨汤。”从天都峰飞出来的时候白启脸上摇曳着明媚的笑容,就连路上遇到一些弟子都跟他们点头打着招呼。“那个就是我们宗门有史以来最年轻的神帝吗?”

“嘘,别引起他的注意,听说他会吃人的。”“就是就是,吃完了之后连骨头都不吐的,我们还是躲得远一点吧。”等到白启飞回天煞峰的时候,现天煞峰上一切都和自己离开时一模一样。只是唯独不见了五长老风太傲的尸体,只剩下一地胡乱的血迹,多了一张精钢制成的轮椅。

“是谁,偷了我的宝藏!”白启有些生气了,杀死风太傲之后,他已经没有神元去收回那些被风太傲收入储物戒指中的宝贝,本想着天煞峰本来就是自己的地方,总不会有人真么不开眼,不过看眼前的情形,好像是有人故意偷走的。

不过仔细想想也不是什么特别有用的宝贝,只不过是因为是远古流传下来的,收藏价值比较高,能卖个好价钱而已,万分心痛瞬间减少了九千九百九十分,只是变成了十分心痛而已。心情不太美好的白启打算去找熊大富撒撒气,这个死胖子日前居然敢抛下自己一个人,真的是活的不耐烦了。

没有太多的时间给白启准备,前去侦查的弟子回来讯息称那海水如今已经覆盖了方圆五万里的土地,数以千万记得人家不得不迁离已经住了几百年的故土,搬向更遥远的地方去住。一路上,白启见到了太多的难民,幸亏有异人盟的弟子统一安排,不然真的不知道这些可怜的人儿该怎么生活下去。一些心软的弟子提议说去帮助难民们远离越来越近的灵海浪潮,白启便让他们自己去了。

白启只带着坚定着信念的玄都宗门人们来到了先前六门大比时铸造的浮空高台的所在,其中已经有两处高台被海浪侵蚀的无法使用。其他五座高台上还住着一些妖人,其中还有三个神尊境界的妖人。白启一声令下,玄都宗的精英弟子们展现出他们应有的实力,轻而易举地就将这些妖人给斩杀一空。尤其是云清瑶,依靠着传说神魂青鸾的绝对度,一个人便灭杀了两个神尊!

不远处,是一方顶天立地的青铜壁,仿佛从远古之初就存在着。白启将神元运转到了双眼,虽然比不上那些目力神通,却也能看见那青铜壁下有一处巨大的宫殿,仍旧在那里。“你在害怕!”背后传来清冷的女声,白启没有回头,整个跟着自己过来门人弟子中就两个女性,一个是云清瑶,另一个是一位话多到停不下来的女神尊。想安慰人却能让被安慰的人哑口无言的,也就是云清瑶了。

“你怎么看出来的。”“你的身子在抖。”云清瑶走过来,与白启并肩。她身上的味道再海风中丝丝钻入白启的鼻子里,害得白启忍不住地想要打喷嚏,但是美女在侧,白启忍的很辛苦。云清瑶看着白启越来越抖的身子,完全不似伪装。微不可闻地叹了一声气,将自己的披风披在了白启的身上。

“你其实可以不用来的,来了也只是枉送了性命而已。”白启完全听不到云清瑶在说什么,只觉得她给自己披上披风的样子真的很温柔。有多久,自己不知道温暖是什么样的一种感觉了。鬼使神差般的,白启握住了云清瑶的手。后者的手微微一缩,却还是任由白启捉住了。

“虽然我不知道你是怎么做到的,仅仅半年就成为了神帝。”“但是美人师兄跟我说过了,你的难处。”“他还让我对你说什对不起,他不知道你那个时候已经一点战斗力都没有了,为了救他,差点连自己的性命都搭上了。”

云清瑶看着眼前这个稚嫩的少年,很认真地对他说了一句话。“谢谢你,帮我师父报了仇。”白启没有想到这个看上去很冷的大师姐,居然有着一颗这么温暖的心,好像姐姐。“你知道我是怎么看待你的吗?”“不知道,也不想知道。”

白启突然抽回手,眼睛却看向不远的地方,怒喝一声,瞬间神变,傲狠虚影在他的背后现身,一拳轰出,在风平浪静的海面上砸出个巨大的深坑。一只巨大的插翅飞蛇从深坑中排浪而出,赫然就是那龙王。“这么年轻的神帝,我还是第一次看到。”

龙王说着话,巨大的海浪就朝着落脚处的高台涌了过来,高台有多高,海浪就比高台更高十丈、百丈!8第二百六十五章 布阵“孽畜尔敢!”其余四大宗门的神帝也先后赶到了,各自用防御灵器护住自家弟子所在的高台,接着便和白启汇合到了一处。

算白启在内,总共一十二个神帝,这便是当今神元世界人族最强的战斗力了。如果不是先前被李昶截杀,现在前来捕杀龙王的神帝,起码是现在这个数量的三倍。“你们杀不了龙王的,杀不了的!等到海水倒灌之时,就是我玄都之日!”

玄都宗的水牢之内,被吸元铜链锁住四肢百骸的李昶状如疯魔,日日夜夜地喊着!“布阵!”那神元道的神帝早有准备,朝着天空扔出一道阵图,暗合天地之间的秩序,罩住龙王所在的这一片海域。十二位神帝按阵图位置站定,只管将神元按照阵图的运转输入神元,天上便落下一道又一道紫色神雷,朝着龙王劈落。

龙王现自己突然之间失去了与阵图之外的灵海的联系,惊慌之中又被天上神雷劈中,自以为已经刀枪不入的身躯在神雷之下不但被劈出大片大片的伤口,伤口周围的血肉还流动着细微电弧,失去了知觉。“龙王,你作恶多端,今日便引颈受戮吧!”

那神元道的神帝先前见过龙王,回到宗门寻了这张专门克制龙王的“十二都天雷罡法阵”,无视龙王的控水之力。甚至借着龙王的控水之威,这雷罡法阵的威力更是提上三成不止。“呵呵呵,你们也太小瞧我了!”这旋涡相对龙王十丈身躯来说是小,可是却也足以将一个成年男子卷入其中。

只见那无数的小小旋涡竟然能够对天上的神雷产生吸引,直接将快要劈落在龙王身上的神雷拉入其中。“早就知道你们想对我下手,我怎么会没有后手!”龙王笑着,在自己身边留够足以保护自己的黑白旋涡的同时,控制着其他旋涡向十二位神帝所在的位置移去。

“黑水?你把小魔女怎么样了?”白启一眼看出那黑色海水正是当初小魔女带走的黑水,现在龙王拿到了小魔女手上的黑水,他当然十分紧张小魔女的安慰。“哦?”龙王好奇地看向白启,没想到还有一个熟人。一个小小的神人在几天之内就成就了一位神帝,这样的资质当真算的上是妖孽。不过很可惜,再怎么妖孽也只能死在这里,这个世上的资质最好人,应该是他的儿子黑丹才是。

“你不是那个小丫头的相好吗?哈哈哈,他已经是我儿的女人了,你就算是神帝,也只能当一个戴绿帽的死帝了。”认出白启,龙王索性多控制些旋涡移向了白启,早点杀了他,也好断了那个小丫头的念想。其余的神帝感激地看着白启,尤其是那几个在黑白旋涡的牵扯下快要支撑不住的神帝,当身旁一大半的旋涡都被移到白启的身旁时,他们看向白启的目光有如见到救命恩人一般。

只是不知道,这个年轻的不像话的神帝,到底是怎么拉的仇恨。“那样我就放心了。”白启先前的担忧一扫而空,龙王的谎言对于他而言根本就没有一丝的作用,因为只有他和小魔女才知道黑丹的真正身份。其他的神帝敬佩地看着白启,这个神帝不简单啊,被戴了这么大的一顶绿帽还这么淡定,甚至可以说有一丝丝的开心。怪不得人家这么年轻就能成就神帝,忍常人所不能忍,才能成就常人不能达到的成就啊!

“哼,给我去死吧!”龙王虽然不知道为什么白启根本不气不恼,但他也不会纠结在这个问题之上,控制着双色旋涡将白启层层包围,用不了片刻,他就能将白启撕扯成无数的碎片。眼看聚过来的双色旋涡越来越多,白启丝毫没有畏惧,直接召唤傲狠的神魂实体,镇压龙王控水之力。

“可恶!”龙王看见傲狠,知道自己今日是讨不到便宜了,有心想逃,四周却被雷阵牢牢锁住,想用双色旋涡撕开一条生路,却被傲狠完全镇压!“今日多亏了小兄弟你啊。”收了雷阵,其余神帝纷纷过来打招呼,先前还对玄都宗派来一个幼子神帝感到不满,现在才知道白启的重要性。

“白启!”踏着青色火炎,云清瑶犹如天上仙子一般飞了过来,其余的神帝纷纷打过招呼就退了开去,带着自己弟子去清扫这万里海域中已经蔚然成形的妖人国度。“跟我来。”白启带着玄都宗的一干弟子来到青铜壁下,看着那最大的一座宫殿,满腹惆怅。

身后的弟子们不知道自家小师兄为什么要带他们来这里,其他的神帝都去抓捕妖人、搜刮宝物去了,难道说这里也有什么特别的宝贝吗?云清瑶抬头一看,宫殿正门上的匾额写着四个大字“大熊宝殿”,莫名地有些喜感。

“师姐,你带着师兄弟们帮我把此处的妖人都收做仆役吧,要是有拒绝的,就都放了吧。”白启呆呆地看着大殿门口,迟疑着不敢进去。云清瑶也是一愣,拒绝的就放掉?自己这个师弟莫不是先前打龙王的时候被自家的神雷给一不小心劈到劈傻了。

不过云清瑶也没有多说,看着白启因为折损寿命导致苍白的面容,一跺脚,带着师兄弟们开始抓捕此间的妖人。“罢了,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白启硬着头皮走踏入“大熊宝殿”的正门,一抬头,便看见那个可人儿的身影,正穿着大红色的凤冠霞帔端坐在碧玺雕刻的宝座之上。8

第二百六十六章 什么鬼啊“小白,还不过来给本主沏茶。?? ”“好咧。”舍了神帝的身段,白启一瞬间又变回那个没日没夜担心着被红色皮鞭抽打的小小仆人,虽然经常会反抗逃走,却还是逃不出她的手掌心。小魔女“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跳下了宝座,拉着白启的手,蹦蹦跳跳地。

“我穿的好看不?”“好看。”“我都看见了,你现在能耐了,都变成神帝了,以后是不是都不听我话了?”小魔女一会儿笑一会哭着,弄得白启都不知道是该安慰她还是怎么办才好。“我好想现在就嫁给你啊!你娶不娶?”

小魔女闹了一会儿,突然踮起脚在白启的耳畔悄悄说了一句,一如那日在狂浪汹涛中的询问。“那你有喜欢过我吗?”白启这一次听得很清楚,抱住小魔女,正眼看着她,一字一顿。“非你不娶!”“可是我还不想嫁呢!”

小魔女明显是开心极了,却泥鳅一样从一身红衣里面钻了出去,身上仅有贴身的衣物,看的白启小脸一红。“不许乱看。”小魔女命令白启闭上眼睛,换上一身劲装之后才在白启的脸上轻轻啄了一下。“好了,可以睁开眼睛了。”

“跟我走吧。”白启主动捉住小魔女的手,却被她佛了开去。“想的美,本公主是要成为魔帝的,岂是你说娶就娶的。”小魔女调皮地想要抬起白启的下巴,奈何她的身高根本不够,还得白启把她抱高高才能完成这个高难度的动作。

“小白启,你给本公主听好了,回去乖乖地等上三年。”“三年之后,等本公主成为了魔族的魔帝,我就回来娶你。”“到时候我要用魔龙开道,邪凤飞天,十二只狂鸠抬着轿子来娶你。”的狂拽非常,白启只是稍稍松了下手就让她花容失色。

“你要是敢在这三年里给我拈花惹草,小心你的……”小魔女哼哼着,一双漂亮的大眼睛盯着白启某个不可描述的部位。“一定很危险吧,就不能不回去吗?我现在都已经是神帝了,我能保护你的。”“不行,我是那种吃男人软饭的女人嘛?”

小魔女举着她的小拳头,肉嘟嘟软乎乎的,哪有半分凶狠的样子。“那好吧,我等你三年,如果你倒时候不来娶我,我可要杀到魔族抢婚的。”“真的?”小魔女的眼睛亮了起来,似乎在比较娶男人和被抢婚哪个更有趣一些。

“我走了!”虽然小白的怀抱还是比较温暖的,但是小魔女觉得如果自己连这一点点温暖都不能克服的话,自己还怎么去完成自己成为魔帝的伟大梦想。于是白启站在“大熊宝殿”下方,挥手送别那个磨人的小妖精,三年而已,自己还等得起。

“走了?”“走了。”突然觉得不对,白启转过头,看见云清瑶似笑非笑的眼神,一时间变得有些尴尬。“她好像是魔人吧!”云清瑶若有所思。“是又怎样,不是又怎样?”白启觉得自己还是离这个暴力女远一点好。

“嘭!”云清瑶一拳砸在宫殿的墙上,盯着被自己压在墙壁上的白启。“你是人族的神帝,怎么可以爱上魔人。你不是喜欢我吗,我给你一次追求我的机会。”白启看着说完话就离开的云清瑶,脑子里有些凌乱。自己这是又被逼婚了吗?不大像啊!

三年之后,入了夜的天煞峰。一阵一阵地的香气在此间弥散开来,风中的篝火明灭不定地跳跃着,三个少年围坐在一起,喝着灵液,大口大口地吃着烤得金黄的灵肉。一旁两只眼睛向灯笼一样亮的夜魇兽嚼着嘴里的灵肉,疑惑地看着那个如今境界已经变得高深莫测的小家伙,但是思考不过一个呼吸,他就把注意力全部放到嘴中的烤肉上面去了,还是跟着他有肉吃啊。

“白哥,你那时候是真的要用自己的命来就我们吗?”熊大富吃着吃着就停下了嘴,抬头望着白启,小脸被篝火烧的红。“没有啊,我只是想和他说他认错人了。”白启眨巴着眼睛,说起慌来一点都不打草稿的。

“可是白哥,我当时……”熊大富一想起自己当时在白启问自己愿不愿意拿命换命的问题的时候,自己不敢回答的情景,就臊得说不出话来。“你要是说你愿意,我才不信呢。好啦好啦,吃肉吃肉。”白启撕下一大块肉塞进熊大富的嘴里,两只满是油的手在他的脸上蹭了蹭。

“来来来,我给你们看件好东西。”之间白起站起来背过身去,从熊大富的眼里看过去,那动作分明是在解裤子,熊大富的脑海里瞬间出现了少儿不宜的画面。“来,一人一根!”处在懵逼状态的熊大富的手里握着一根温热的条状物体,他不自觉的捏了捏,很柔软,还很有弹性。

热门小说推荐

最近入库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