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搜索 繁体

第78章(1 / 5)

就在这时,常伴帝侧的老女官漠然走出大殿,无视这一幕,“陛下有令,召天骄侯觐见!”闻此,伍无郁冷哼一声,喘平气息,伸手将这已然染血的腰带,缠在腰间。然后转身,大步离去。走上石阶,他与老女官擦肩而过。只听高安淡淡道:“来人,将诚安侯送至太医署医治。”

他们只为一件事,催促伍无郁离京。“朱大人,小的上前叫门?”朱姓侍郎年岁不大,约莫三十左右,看了眼面前紧闭的衙门,犹豫道:“小心些,天骄侯手下与其一样,格外嚣张跋扈。不要激怒他们……”那开口的差人脸色一白,苦笑道:“小的明白,可怕就怕跟前几次一样,天骄侯他不露面,派底下人拦着。

我们这帮人,怎斗得过那群鹰羽卫……”脚下尚未干透的地面有些泥泞,朱姓侍郎有些焦躁地蹭了蹭靴子,然后望着衙门前的石兽,心中再次暗恼,这差事怎就落在了自己头上。就在他想要开口时,吱呀一阵声响,衙门却是从里打开了。

两列羽服大汉各个背着包裹,按刀而立两侧。中间一名青年嘴角噙着淡笑,迎上他的目光。脑袋一阵空白,朱姓侍郎下意识便躬身抱拳,“参见侯爷……”他伍无郁是被赶出去的不假,但也得看是谁赶出去的!那可是大半文武百官,满朝功勋权贵。

天骄侯,绝不是他一个侍郎,能如何的。缓步走出,伍无郁一身劲衫,将手肘搭在一侧的恭年肩头,半眯着眼,有些江湖气道:“又来催了?”“不敢不敢!”朱姓侍郎腰身再弯,然后小心翼翼抬头,苦笑道:“侯爷,上头说是让下官来瞧瞧,看看侯爷您准备的如何。是否有个……咳咳……准确的日子。

我礼部也好给侯爷您,安排出行车架伞盖旌旗……”话说的很是客气,神情更是谦卑。但伍无郁却渐渐没了笑脸,就这么冷冷盯着他,看的这朱姓侍郎冷汗都快下来了,才嗤笑道:“滚吧,这几日雨水多了些,不好走路。今个雨停,本侯这就走。我也不是什么死皮赖脸之辈。”

“是是是……”朱姓侍郎听闻他果真要走,顿时脸上堆笑,“都怪这大雨,耽搁了侯爷的行程。那下官这就回去,为您准备……”“不必了。”出声打断,伍无郁活动一番手脚,“本侯怎么走,还用不着你们指手画脚。赶紧走,别在这碍眼!”

听着话语中的不耐,朱姓侍郎尬笑几下,然后带人离去。走出巷子坐在马车上,他有些不安,唤来一名差人,叮嘱道:“去,远远盯着,看看他是不是真的走了,带了多少人。”“是,大人。”………………半个时辰后,三百骑于神都城南外,集结。

衣着光鲜的鹰羽们驾着高头大马,一字排开,脚下淤泥半没马蹄,默然肃立。“大人,您何不上奏陛下,要一些左骁卫将士沿途护卫?”展荆披甲而来,立在伍无郁马头前,拧眉道:“只带三百鹰羽离京,未免太过不妥了些。想您何等身份,便是抛开安全不说,也不符合巡检督查使的仪仗啊!”

语气平淡,但偏偏云迈本就心中复杂,此时便更觉讽刺。于是沉着脸,咬牙道:“本官不求平安!”“大人……”卞搏连忙上前,拽着他的袖子,可他却梗着脖子,不为所动。显然自己妹妹出现在伍无郁身旁,让他心中起了羞愤,那股执拗劲,又升腾了。

气氛有些微妙,只见伍无郁眼中闪过一道微光,好似不在意先前的话,淡淡道:“本侯昨日,途径你境内的河安县。观其有民夫在巩固河岸,开拓河道。可是你所为?”不知他何意,但云迈还是点头道:“是。前些时日,天降大雨,沧澜江河水暴涨,各处支流亦是水涨。虽然许州境内水势平缓,河岸宽阔,但雨季将至,自该修整,以防水祸。”

右手攥起,伍无郁沙哑道:“你之境内,大小河流六条,皆为沧澜江支流罢了,并非沧澜江主流。何须如此劳民,巩固河堤?”提及此事,云迈当即忘了其他,肃穆道:“钦差此言差矣,大小河流非是沧澜江主流不错,然这河流之侧,却活民数万,虽然雨季来临时,不大可能泛滥,然本官身为一地之长,岂可忽视?

难道非要有百姓遭受其难,才肯着眼治理吗?”“料祸于前,治民于先。好。”伍无郁鼓掌轻抚,然后沉声道:“本侯再问,既然这几条小河都让你如此大动波折,那沧澜江流经之地,何以无人去管?”闻此,云迈攥了攥拳,沉默片刻,才低头道:“下官只是一介刺史,无权管旁事。”

“你告诉本侯一句实话,近几年,朝廷没收到各地上报的水祸折子。是各地治水有功,致使江河安稳。”眼神有些危险,伍无郁盯着云迈,喑哑道:“还是有人,瞒祸不报?!”“下官……”云迈额头冷汗淋漓,喃喃道:“下官……不知。”

啪!怒而拍案,伍无郁沉声道:“是不知,还是不敢说?”就在这时,那卞搏却是笑了笑,来到云迈身边,轻声道:“大人您看,卞搏没说错吧,十道巡检督查使,岂能是个名头那般简单?您等了多年的机会,就在眼前,还怕什么呢?”

被其点醒,云迈顿时从牛角尖醒神,然后擦了擦汗水,咬牙道:“回侯爷!其他之地下官不知,但往南所属,直到江南道,却是心如明镜!年年水祸,害民无数。死百人,无人问津,死千人,才有官府出面平息。但不是赈灾,而是封口!

至于前些年所报,皆因死到了万人,他们瞒不住,才报的。百姓常常念道:雨季至,吃人时。离岸无所依,近岸无所活啊……”“何以……不报?”“侯爷,您当真不知吗?”云迈反问一声,悲哀道:“报不上去的,上奏所书,连神都都到不了。各级各地,各署各衙……那是一张遮天大网,在下官之前的常老大人,便是要上京面奏,结果刚刚离了州城,连十里都未走出去,便被人害了。

陛下喜各地上贡的祥瑞,凡此事之折,可谓是本本必至君案。厌恶听到灾祸之事,因此这等灾报,可谓是一压再压,一拖再拖……”“上有所好,下必甚焉。”伍无郁吐出一口气,平息心情,眯眼问道:“不说这些了,你许州可有我鹰羽衙门?”

“没……”“本侯走后,就有了。你们下去吧。”………………第四百七十七章 雨下观潮浪滔滔云迈呆呆走出庆仙楼,站在寂静的街道上,抬头望了望月色,有些迷茫。见他这样,卞搏笑了笑,沙哑道:“大人,回去了。”复杂低头,他迟疑道:“侯爷这是……”

“聪慧如您,怎会看不出?侯爷他……”卞搏还未说完,便见身后又走来一人。“你不必多想,侯爷未曾如何我,我也没原谅你。”云娘冲云迈撂下一句,便转头回了酒楼。深知他们兄妹的事,卞搏叹气一声,摇头道:“大人,找个空,跟云娘好好聊聊吧。她心里是惦记着您的,您在世上,可就云娘一个亲人了。”

静默良久,云迈笑了笑,然后点头应允,“好,该跟这丫头,聊聊了。”两人并肩而行,走过这漆黑街巷,仿佛是卸下了千钧重担一般,格外轻松。————三日后,临近江南道的沧澜江边。八人身穿蓑衣,头戴斗笠,于江边而立,其中七人,身后皆负长物,形似刀剑。

阴雨绵绵,潮浪滔滔。“大人!速离吧,此地太过凶险了……”恭年在侧,看着面无表情的伍无郁,急忙出声。声落,便见远处河岸,泥沙倾斜,滚入江涛之中。伍无郁没有回应,而是微微侧头,看向不远处那群雨中跪拜的百姓。

“祭奉神明,以求安康。”伍无郁吐出八字,随即眼泛冷光道:“可若此地之官像那许州刺史云迈一般,又何须祭拜神明?!”“大人!此处非是说话之地啊……”恭年眼神四处打量,生怕他伍无郁的脚下泥沙,猛然被浪水侵吞。

好言难劝死心眼,更何况他伍无郁现下,也没甚好言。………………这雨一下,便是大半天。伍无郁众人在一处临江的村落,落了脚。“来来来,喝碗鱼汤去去湿气。”一个佝偻着身躯的老妇人,端着碗奶白鱼汤,缺了口的大牙不住的往外露,“都别傻站着,锅里还有呢,家里别的没有,但这鱼多得是。快去快去……”

老妇人热情的招呼着,伍无郁笑着点点头。恭年这才带人离去。“老人家过的如何?”伍无郁笑道:“怎不见你家里人?”老人说这话时,并没甚太过悲伤的语气,沟壑纵横的脸上,亦是不见泪水。就是……就是眼神空洞地厉害。

喝着带股腥味的鱼汤,伍无郁沉默了一会,这才继续开口,“江岸这般危险,为何不远离这?”“呵呵……你这傻娃子啊。”老妇人笑骂一声,一手撩了撩鬓角银丝,一手轻捶着自己的膝盖,用平静的语气道:“在这危险,可多少,江神也给口吃的不是?离开了这,又能去哪?”

“种田啊……”一旁的古秋池没忍住插话。这老妇人似是有些眼疾,废了好大的劲,才看清古秋池,然后顿时翻个白眼,嘟囔道:“娃子们小,不懂事,你这当老的,怎也不知?净说胡话,哪来的田给你种?若有田,若有活路,咱当年为啥背井离乡,拖家带口的来这?”

古秋池还欲再问,伍无郁却是冲其微微摇头。一行人在老妇人家喝完了鱼汤后,又歇了歇,趁着天色还早,便起身告辞了。许是独居寂寞,老妇人抓着伍无郁的手,就是不肯让他走,急声道:“这外头路滑的很呐,再歇歇,等日头出来,等日头出来……”

恭年正欲上前,却被伍无郁眼神斥退。看着握住自己手的老人,他笑道:“老人家,再等下去,就不是日头出来,是月亮出来了。”“啊?”老人惊讶一声,略有混沌的想了想,然后叹气松手,“娃子你瞧着不像苦力人,是干啥的啊?”

看来真是一个人太寂寞了,让他们入门的时候不问,聊的时候也不问,现在该走了,才想起来问问是什么人。摇摇头,伍无郁突然起了一个念头,这一别,怕是此生都不会再遇这个老妇人了。到了嘴边的谎话吞咽下去,他望着眼巴巴看着自己的老人,笑道:“是当官的。”

“当官?”老人一愣,原本平静的脸上顿时露出了惊恐,再瞧了瞧他,作势就要俯下身去,嘴里更是颤颤巍巍,连句话都说不出。连忙扶住老人,伍无郁低声安抚,“老人家别怕,不是那些坏官,是好官,来这去教训那些坏官的,您别怕。”

一阵手忙脚乱,老人终于又能说话了,但神情还是少了几分温和,多了些躲闪,同时更是忍不住询问,是不是来抓他们这些逃户的……在伍无郁的连声保证后,这才安下心。只见老人松了口气,随即喟叹道:“唉,也是吓怕了,当年跑到这,我跟孩他爹睡都不安稳。生怕官府的,老爷家的,谁来抓……

现在想想也是,就剩我老婆子一个了,抓就让他抓,还有甚怕嘞。”眼神微动,伍无郁深吸一口气,沙哑道:“放心,没人来抓你了,以后会有好日子的。”“好日子?”老人笑了笑,摇了摇头,然后问道:“你这娃子说是官,我还真不信,哪有跟我这老婆子这么说话的官。你什么官啊,是县太爷手下的吗?”

“县太爷可管不了我,我的官,大着呢……”“你这娃子,指定是骗我老婆子,净说大话。以后可不敢乱说了,要被打板子的……”“好,好,听您的……”第四百七十八章 相迎国朝田税,十取其一,到了这,为三至五不足,甚者为六。

此为田一项,还有许多苛捐杂税,名头繁多。粮不足纳,若非亲眼所见,伍无郁也不敢信。百姓们发现辛苦一年,种出来的粮食还不够缴纳田税的,活不下去,怎么办?卖田,卖身。然若遇有善心的士绅地主,尚能有口吃的,若是碰上狠心的,还是活不下去。

树挪死,人挪活。大江险,但却有让人饱腹的鱼虾。因此,这沧澜江边,才多了那么多村子,才活着这么多人。当然,这也并非绝对,但也是大部分。这几日,伍无郁轻装简从,风雨不避,沿着沧澜江,走过了几十个村落,见了许多的人,这才得出了结论。

难得的晴朗天,伍无郁在江南道界边的一处小镇落脚。没去客栈,而是来到了一家宅院内。原本空旷的大院,此时挤满了人。他们皆是虎背熊腰的汉子,但此刻聚在一块,却露出了几分紧张、期盼的神色。彼此交头接耳,十分激动。

“肃静!”恭年现身,大喝一声。众人连忙止住话头,纷纷看向那紧闭的房门。下一秒,房门打开,伍无郁一身青衫,走了出来。所有人凝住呼吸,只听他笑着说了句,“诸位安好?”然后便是齐声呼喊,“参见大人!!”他们,便是伍无郁一早秘密调至这江南道的鹰羽各个头头。

“免礼免礼。”伍无郁摆摆手,眯眼道:“诸位有些见过我,有些没见过。但都不碍事,今日,我们也是见过了。差事,诸位也知道,如何办,也该知道。但我在入江南道前,还得见一见你们,跟你们说句话。本侯,入江南是要杀人的。你们,就是本侯手里的刀。明白吗?”

“大人放心!”“我等誓死效力!!”“……”见此,伍无郁满意的笑了笑,侧头眯眼道:“大队鹰羽,何时到?”恭年上前,低声开口,“快了,一个时辰,就能到这。”一个时辰……伍无郁想了想,眼神微眯,然后沉声道:“诸位谨记,用心办差。回去吧,记得替本侯跟底下的兄弟问个好。”

“哈哈哈,卑职待那些小崽子谢过大人!”“谢大人!”众人纷纷散去。“大人休息会,大队人马到了,属下唤您?”恭年上前开口劝说,这几日,他们是没事,可大人的腿脚毕竟……脸上的确有些困乏,伍无郁点点头,走向屋内。

进门前,他拧眉道:“刚有人说,见贾乐民带人往北,像是要迎接本侯?”“正是!”恭年拧眉道:“临近共六位刺史,包括贾乐民,携其下官吏数十,浩浩荡荡而来。看样子,就是为了大人您。”“呵呵……”伍无郁开怀大笑,冷冷道:“这算什么?抱团来送?”

挠了挠头,恭年笑着应和。“罢了,我去睡会,你注意着动向,有任何事立刻叫我。”“明白!”………………土地松软,马蹄轻轻一踏,便能踩出一个陷坑来。只见一浩浩荡荡的车队,自南而来,在小镇外,驻足停下。“贾大人……”

一人身穿官服,肥胖的身躯不住的在马背上扭动,难耐道:“咱们为何要来迎他伍无郁?”被问之人,颧骨高耸,双眼暗沉,便是不动也有三分阴险象,估摸着不到三十岁,这正是吉州刺史,贾乐民。只见贾乐民捻了下细撮胡须,笑道:“怎地,你也看不起这天骄侯?”

“这……”肥胖官吏迟疑道,“我等与其半点瓜葛都无,却如此隆重去迎,是否有些不妥。”“呵呵,这迎一迎,不就有瓜葛了?”贾乐民阴笑道:“这天骄侯别看是被赶出来的,可却深受陛下信任,说不上如日中天,但也算树大根深。与这样的人打些交道,没坏处。

更何况,你想想他一路出京南下,都做了些什么?嘿嘿,跟咱们像不像一路子人?俗话说得好,人以类聚,物以群分。要本官看啊,这天骄侯,跟咱们,可以聚一聚。”他身边其他人纷纷出声附和,“贾大人说的是啊。”“嘿,若日后跟天骄侯混得熟了,咱们也算在京里有人了!”

“……”听着他们的话,贾乐民淡笑不已,随即似是想起什么,转头看向一名三角眼男子,沉声道:“这是不是一路人,得见过,试探过,才知道。但在此之前,他可还是十道巡检督查使!不管他有没有心思当这个使,咱们也不能出岔子。

蔡大人,您的地界,听说这几日可不太平,本官可是老早就跟你传过话了,处理好了吗?”蔡姓刺史当即哈哈一笑,三角眼里散出阵阵不屑,“贾大人放心便是,我已下令,派各县衙役把守住了各个要道。那群江河边的泥腿子,一个也闹不过来。”

“贾大人,那群泥腿子,多是逃奴出身,就算杀了也活该。”有人眯眼问道:“何须在他们那,大费周章?”眼底闪过一抹不屑,贾乐民摆摆手,拧眉道:“话虽如此,但真让人闹到了天骄侯面前,总是不好看的。莫急,先探一探这天骄侯再说。

若这天骄侯是个知趣的,则那些泥腿子的事,自然算不得什么。若这天骄侯……”说着,便见身后有一骑快马奔腾而至,来人勒身劲衫,径直行至贾乐民身前,毫无敬意的冲其微微拱手,然后沉声道:“夫人让小的传话,让您速回本境,不得多生事端。”

所有人都知这人口中的夫人是谁,因此都不敢发出半点声响。到是贾乐民脸色霎时阴沉下来,恼怒道:“滚!赶紧滚!本官来迎接钦差大臣,有何不对?”那人面对怒火,毫无惧意,仍是冷冷道:“这是夫人的意思。”深吸一口气,贾乐民咬牙道:“知道了,回去跟你家夫人说一声,我知道怎么办事,不用教!”

闻此,来人最后看了眼贾乐民,然后架马飞奔离去。“贾大人,这……咱们还迎天骄侯吗?”“迎,当然要迎!”贾乐民咬牙道:“若攀上天骄侯这颗大树,看谁还小瞧我!”………………第四百七十九章 称兄道弟日近黄昏,小镇宅院里,房门终于被打开。

伍无郁拿着条湿巾擦了擦脸,随意问道:“外面现在是什么情况?”站在他身侧,恭年眯眼回应,“回大人,大队鹰羽早已抵达,正在附近驻扎。以贾乐民为首的队伍,就在镇外等候。”“哦?他们等多久了?”伍无郁随手将湿巾递过去,伸个懒腰询问。

“约莫有两个时辰了。”恭年低声回应。“挺有耐心,就没派人进来问问?”“没有。”意味不明地笑了笑,伍无郁捏了捏手中,眯眼道:“通知所有弟兄,出镇!”“是!”………………当他们离开小镇后,果然看到了那浩浩荡荡的车队。

不用做任何举动,便有几人快步赶来,各个额前带汗,恭敬行礼。“下官吉州刺史贾乐民,参见钦差大人……”“下官梨州刺史……”“……”坐在马上,伍无郁仔细打量了眼贾乐民,随即笑道:“来此,迎接本侯?”“正是。”

贾乐民直身,笑道:“听闻侯爷您一路南下,将至我江南道,我等下官自然不敢怠慢。”“本侯出京以来,想见我的,不少。但更多是的是避之不及。像你们这样,拦在本侯前头等着的,还是头一遭。”伍无郁微微俯身,眯眼道:“怎地,有事?”

站在马前,贾乐民抬头望着伍无郁,眼珠子一转,随即上前几步,站在马头之侧,低声道:“下官仰慕侯爷威名,听闻侯爷将至,便带些同僚相迎,想要尽一尽地主之谊。还给侯爷您,带了些小礼物……”说着,他扭头示意一番,便有人将一份册子递来。

接过之后,他捧着这书册,双手呈上。接过书册,入眼便是礼单二字,伍无郁面有不耐,随意翻开,可当即看到其上的文字时,双眼不禁怔住。这变化,皆在贾乐民的眼中,见他这样,贾乐民自然是会心一笑。缓缓扫过这礼单上的字,伍无郁沉默良久,随即哈哈大笑,“诸位如此厚礼,当真是叫本侯盛情难却啊……”

一句话出,众人皆明白了他的意思,纷纷附和着。“哪里哪里,些许当地特产罢了。”“侯爷喜欢就好。”“……”“嗯,”伍无郁点点头,将礼单递给恭年,眯眼道:“恭年,让弟兄们把诸位大人带的特产,收下。”“是!”恭年翻身下马,带着一队鹰羽,前去接收。

热门小说推荐

最近入库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