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搜索 繁体

第36882章(1 / 3)

什么?你问天堂为什么知道要敲在他的脑袋上?大哥啊,我天堂特么再傻,也能感觉到脑门上突突出来的寒气啊!“大叔你要干什么?咱们务必要冷静,冲动是魔鬼,你不要过来,我要叫了,啊!”天堂此时的语气当中,早就已经带着哭腔。这个鬼地方太危险了,套路太深,人心太险恶,不行,我要立即回北境去。

作为六部长官,他们已经很习惯被小太子使唤来使唤去了,光明正大的顺着宫廷道路走入咸阳宫,满脸坦然。反正皇帝自己都不在乎,满朝上下,尽数为太子党。“臣等拜见太子殿下!”张石二人行礼,朱见济给他们赐座。“不知太子传唤臣等,是有何事务要办?”

给领导办事久了,底下人也习惯了朱见济的做事风格,一般来说,小太子找人过去说话,通常是有事情吩咐的。难道像景泰帝那样,心思好的时候会跟大臣拉家常?“是关于制盐一事的。”朱见济腆着大肚子盘腿坐在榻上,手扶玉带。

“孤之前在内阁中曾经提到要改良开中法,回去之后便觉得仍有不足——朝廷盐引兑换钱粮,归根究底还是要看制盐多少的。”而贩卖食盐一本万利的情况也会因为太府寺的建立而有所抑制,毕竟朱见济一直都不相信商人的良心。

为了鼓励大部分商人仍然对盐引趋之若鹜,那还要想办法提高食盐的发放量。想当初,开中法之所以施行,问题就在于朝廷缺钱,必须要和掌握了民间大部分资源的商人进行交换,不然“盐铁官营”,会成为古代王朝永不更改的铁律。

而“盐引兑钱”的法子并扩大相应规模推行以后,除了容易让以前的商屯之法被破坏,也会打破盐商的垄断,让一些中下级别的商人加入到贩卖食盐的行列里面。可一旦人类生活必需品被商业化,不被控制引导的话,就会出现问题。

好在朱见济一直喜欢防患于未然。在他的目标下,此时开放盐引,不代表之后会继续开放——以后大明的市场会被大体分成两个部分,一个是公有,一个是私有,其他所有制就目前而言,还没有见到。公有层面,朝廷仍旧需要调控全国基本物价,像盐铁等物,官方仍旧要卖,不能因为有了开中法,就全开放给商人。

私有方面,商人可以通过给朝廷各种缴纳银钱,获得售卖资格。只要他们做的不过分,那朝廷基本不会管,算是给封建体制下的经济市场注入活力。然后问题来了——食盐产量提不上去,一切的计划都是放屁!朱见济回头让人给自己四处搜罗了一下大明朝此时的制盐情况,发现后世人所熟知的海盐晒制之法还没有正式形成,貌似才在福建沿海和山东的海丰县等地出现雏形。

大明目前的制盐效率,底下且耗费时间,对朱见济来说并不是个好事。人的日常生活需要盐,而毛纺织业也需要盐!别忘了,朱见济可是希望通过收割草原上的羊毛,对那些少数民族进行经济控制的!没有足够的食盐,那他想好的制碱法就弄不出来,而没有足够的碱,羊毛就无法有效的清洗柔顺,做成人人都能接受的毛衣!

谁他妈想披着一身羊皮出去?本以为大明的食盐很丰富来着,谁能想到还有如此的当头棒喝?问题大了!小太子当时就砸巴了一下嘴,努力的从脑子里搜刮起了前世的知识,企图为自己挽尊。好在文科生搞不懂物化原理,却是能背。

朱见济想肿了脸,终于回忆起了海盐的晒制方法。他现在把张凤跟石璞找来,就是让他俩去负责新法制盐一事的。石璞听完,只是将朱见济提前写好的晒盐法看了又看,最后沉默不语。他的才干在六部长官中,算是比较低下的,甚至于当上这个尚书,也脱不开走后门氪金这事,私生活也是此时寻常士大夫的模样,但石璞在工作上有个非常让朱见济夸赞的优点,就是拿了任务不多说,能乖乖的去做。

张凤更是如此。最近的各种开支已经快把这人给逼疯了,做梦都逃不开各种表格,睁眼闭眼都要手抚心脏,念叨着户部里面剩余的一点银钱。难怪前任金濂会死在工作岗位上!小太子在这时候能给他提供一个新的赚钱方法,张凤恨不得当场给他跪下!

什么话都不说了,能给国家想办法揽财,那小太子就是永远的神!“都是古人的功劳,”朱见济没有把张石二人的夸赞厚脸皮收下,只是感叹着说道,“这些法子,不少都是从《永乐大典》中寻求到的,可见我华夏先民之聪慧!”

“奈何如此妙法,即便记于典籍之中,竟也慢慢失传,以至于二位尚书都不曾听闻,尤为可叹!”张凤顺势说道,“当年太宗编修《永乐大典》,所用人力物力,何其浩大?臣等眇眇之身,如何能于当时世间大半俊才相比?”“何况《永乐大典》编修之后,由于体量之巨,内容之多,令人难以翻阅识记,刊印更是艰难……”

就这种情况,使得《永乐大典》修好之后,很长时间都是束之高阁。对于寻常的读书人来说,他们只需要去关注四书五经就好,如果要开辟新方向,也有不少专门典籍查阅,没必要去翻如此的大部头。可这么好的一本书,朱见济如何能狠心让它不见天日?

------------第115章:太上皇如丧考批“父皇前段日子不是让翰林院修了《寰宇通志》吗?孤也想给他们一个任务,便是查阅《永乐大典》以及别的典籍,将古今经世济用之法通通编修入一本书中,名为《天工开物》,发行天下,如何?”

借着这个忽然而来的话题,朱见济提出了这个要求。张凤和石璞当然不会拒绝朱见济的提议。反正修书这种辛苦活又不是他们来干,怕什么?何况,书修的多了,也能证明国家如今的强盛。毕竟只有盛世之下,才有足够的精力去折腾文化艺术方面的事。

二人事后返回各自的办公场所,又迅速的找来相应的官员,要求他们前去朝廷各地的盐场,将这种新法实验一番,只要成效良好,便要迅速的推广。张凤方面则是约谈了一下太府寺,请胡安寿去调查一下民间食盐的价格,还有盐商贩卖后的获利,好为之后的开中法定好基本方向。

于外界看起来,京城仍然是风平浪静的一天。只是在凤阳,已经被迫给老祖宗守陵多日的朱祁镇再次迎来了一个不好的消息——他在瓦剌的野生老婆和孩子终于通过景泰帝的手,送到了凤阳。而朱祁镇仍旧保持了他的薄凉本性,对于许久未见的异域妻和子根本没什么感动。

他甚至觉得景泰帝来这么一出,是在恶心自己!自己娶也先的妹妹,然后跟这个野蛮粗鲁的女人生孩子,本来就是形势所迫!没看见自己回来以后一点都没提过这事吗?景泰帝已经把自己困在了凤阳这个鬼地方,现在还在如此折辱他?!

土木帝为此大怒,又气得想打老婆。但也先妹妹带来的消息,却是浇灭了朱祁镇心中的火焰。“伯颜……伯颜死了?”惊闻此话的朱祁镇面色灰白,比起当初打了败仗被俘虏还要失态,瘫坐在椅子上。钱氏见他面如死灰,一派颓唐,忍不住上前安慰丈夫。

结果她才靠近几步,就被猛然窜起的朱祁镇给狠狠推了一把,“你想干什么?!”“你也要来看朕的笑话?”“伯颜!伯颜都死了!”朱祁镇悲痛难耐,捂着脸哭了起来。那个在草原上诚恳对待自己,会对自己说“我的皇帝”这种亲近话语的汉子……竟然就这么没了!

朱祁镇放空自己,不再去理身边的人,失魂落魄的飘荡去里面的房间,继续痛哭。“真是个没用的男人!”也先妹妹拉着孩子的手,脸上是掩饰不住的烦躁和犹豫,“我竟然要和这样的男人度过接下来的生命,这是长生天对我的惩罚吗?”

她们之间,谁错了?而且钱氏心中对于“伯颜”也无比好奇,想知道能让性情刻薄寡恩的丈夫如此哀悼的人物,又是何等身份。“妹妹,不知伯颜是哪位英雄?”钱氏靠近仍然一副蒙古打扮的也先妹妹,强笑着发问。对方抱住孩子,冷硬回道,“他们那么要好,你天天跟着人却不知道?”

“伯颜,是我的兄长!”“也是个跟咱们丈夫关系匪浅的人!”说到这句话,也先妹妹还有些恨意。她并不是也先很看重的亲属,当初意外俘虏了大明皇帝,也先太师惊喜的想把人留住,便随意挑了她嫁过去,名为“结两家之好”,其实就是要把朱祁镇绑上蒙古的船。

也先妹妹起先觉得还行。毕竟她嫁人的对象好歹是个皇帝,在蒙古能被也先好吃好喝的拉拢,回去大明更是直接成为上国妃子,到时候也先为了蒙古的利益,也会作为外援,让她不至于在深宫中受欺负。但伯颜的出现直接让她的美梦破碎了。

那两个男人怎么就动真感情了?!回想去过去被迫成为第三者的事,还有自己跟孩子继续被牵连,被人从蒙古打包送到了凤阳,也先妹妹也十分气恼。她在来的路上就从侍卫嘴里打听过目前朱祁镇的地位,知道这人政斗失败,不需要多虑,所以把心中的不麻烦都释放了出来。

如果下半辈子都要跟着这人过,那憋着委屈自己干嘛!“你的丈夫不是条好汉,我不爱他,你可以放心的继续和他生活。”“给我安排的院子在哪里?我带着孩子过去,以后没事可以不用常见!”也先妹妹打了声招呼,然后在仆人的引导下走了。

只留下不敢置信的钱氏。————————北京六月,刚刚完成治理黄河工程的徐有贞被召令回京。景泰帝带着儿子一块接见了他。“臣拜见陛下,太子!”徐有贞长的颇为矮小,但一副精明强干的模样,尤其是在工地上工作久了,风吹日晒出了满脸沧桑,乍一看,还有些“国家栋梁”的感觉。

只是当景泰帝让他抬起头来说话的时候,这人脸上讨好的笑容,又把他的“名臣风度”破坏的一干二净。朱见济对这人啧啧称奇。“爱卿治水有功,朕都不知该如何封赏于你了……”景泰帝却是很欣赏徐有贞的态度,对着人好言好语的拉家常,时不时问两句黄河的情况。

“臣为天家效力,理所应当,不足以让陛下说这话!”徐有贞笑得更加贼眉鼠眼,发黄的牙齿都露出来了几颗。“当中的主要功劳,还得是太子爷做出了水泥这等神物,只需要短短几天,就能铸成大堤,让洪水不能渗透……”“这都是陛下与太子的功劳啊!”

用真情实感的咏叹调大声喊出这一句,徐有贞对着景泰帝父子深深拜下,感动的景泰帝都泪目了。也许是第一次有人这么热忱的赞叹自己,让景泰帝赏赐的小手又蠢蠢欲动。但是天天看着儿子除了批阅奏疏还要审查各种表格,景泰帝也强化了一点财政概念,知道自己随手一扔,就能把不少人一辈子赚不到的钱给砸出去。

这么一对比,景泰帝就主动节省起来了,就连唐妃的家里都不怎么赏赐了,还在考成法中,把触犯了规矩的官员曾经被赐下的田地收回不少,然后转手就交给儿子开皇庄。所以为了每天都要考虑收支问题的儿子,景泰帝放弃了给徐有贞赐金子的想法,只是拉着他的手一口一个“爱卿”,然后让他以佥都御史的身份,帮助王竑一起管理都察院。

这就扩大徐有贞的权力。反正对于当官的来说,掌权了就是掌钱了,升官后面自然能发财。徐有贞虽然有些失望,没有直接提拔成国家大员,但还是接受了一个任命。在考成法出台之后,都察院的权力和待遇其实是提升了不少的,不少官员的前途都在御史手中的小本本上,一旦有污点,就容易成为政敌攻击的对象。

于是很多官老爷都对来考察自己工作绩效的御史们尊重了起来。朱见济一直含笑不语。直到景泰帝说累了,转过去喝起了茶润喉,他才小声的对徐有贞说道,“孤听说,徐爱卿此前叫做徐珵?”徐有贞浑身一抖,才被景泰帝的和颜悦色说到飘飘然的灵魂瞬间落地,呐呐的说不出话。

------------第116章:徐有贞被太子认可了徐珵是什么人?是在当初土木堡大变消息一传来,就鼓动朝臣迁都的“奸臣”。是在朝堂之上被救时宰相于谦怒斥的不法分子。北京保卫战之后,徐珵这个名字已经算是烂透了,正好封建时代又没有身份证这种东西,虽然讲究“父母赐名,不可更改”,但只要人不要脸,改名字还是很方便的。

于是徐珵不见了,朝堂中多了个名叫徐有贞的大臣。景泰帝不知道还有这变化,只当“徐珵”后面受不住骂声自个儿引咎辞职了,黄河水患一来,又见“徐有贞”主动请缨,便提拔了后者。之前皇帝的举动,让徐有贞还以为这事已经彻底过去了,心里还琢磨着如何获得圣心,讨好面前这对天底下最尊贵的父子。

结果小太子偷偷一句话,就让他吓出了一身汗。“徐卿家不必多虑,”朱见济笑着对他提了提腰带,勒住虽然减肥了很久,但仍然不见瘪下去的小肚腩,“孤既然把这事跟你说开了,便是既往不咎的意思。”“你上的奏疏孤和父皇都看了,很不错。你治理黄河也有功劳,几年前的糊涂话……只是心急导致的,如今也不必再抓着不放。”

他学着景泰帝的样子跟大汗淋漓的徐有贞握手,诚恳的告诉他,“日后好生做事,卿家既然精通天文水利,自然会是我朝栋梁!”以大明朝令朱见济胃疼的各种自然学科普及程度,能找个通晓多方面事务的家伙还真难得。虽然小太子相信民间自有能人,可官方又不重视,科举也不搞那玩意,朝堂上的官员中能来个理科人才,简直堪称一宝了!

为了徐有贞的本事和马屁,朱见济决定对他好一点。徐有贞被这又是萝卜又是大棒的手段弄的头昏脑胀,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让小太子如此针对。不过对方既然如此说了,日后有人再拿这问题攻击自己,他也有话可说了。皇帝看上去对自己很满意,

太子只是敲打了一番,八成是不满于自己改名换姓的“欺君之罪”,只要以后好好干活,估计也没啥问题。于是徐有贞摆出一副感动的含泪模样,“臣必然为天家鞠躬尽瘁,死而后已!”“你们说什么了?”饮茶完毕的景泰帝回过头,就见儿子和徐有贞心心相惜的模样,不由笑了出声。

自己儿子身材矮胖,臣子中的大多数即便跪下,也得微微低头跟他对视。这个徐有贞倒是正好,跪下后能让太子享受下来自别人的仰视。难怪青哥儿喜欢!“没什么,只是问了一些治水的事情。”朱见济笑着跑到好爸爸身边,父子俩聊起了中午吃什么的问题。

徐有贞见此机会,请求告退。等着走出大殿,明明是即将入暑的大好日头,却让徐有贞觉得自己背巾湿透了。朱见济却是不在意他的感受。在接触巅峰权力日久,朱见济也慢慢的不再对过去历史上的各种“名人”过于看重了。谁让历史书就那么一点,只能捡着那些人有代表性的经历说?

于谦的人品足够好,但他在生活上死板的作风让他老婆都受不了,锦衣卫隔墙有耳的时候,还听到过他俩夫妻间的吵架,甚至还有过于谦被赶出卧室打地铺睡觉的事。他做事情还有典型的“我行你也行”理念,导致很多官员都对其不满。

而且于少保在经济方面的确不怎么行,他可以认真的去操练士卒,兼职文武,但他再怎么认真的对账本,也无法赚出来金银财宝。足以见得人无完人。所以一个徐有贞,朱见济是不怕的。他是臣子,是皇权规则体系下的一个正常打工人,只要没有太上皇这个上位的捷径在,他要想获得权力和地位,就只能抱住景泰帝和自己的大腿。

再说了,这人明显有眼力见,溜须拍马的功夫,能把小太子的厚脸皮都拍红了,本事又足够,是个值得一用的。小太子决定“任用佞臣”,以后让徐有贞帮自己背一些黑锅。如果曹吉祥在天有灵,只怕会因为小太子的双标而痛哭出声。

明明……明明他俩干的都是差不多的事!怎么就自个儿被宰了?对此,朱见济只能表示自己当时初来乍到,操作不熟,真是不好意思。另外,曹吉祥和徐有贞的身份也不一样嘛——后者是臣子,是有机会改换门庭的自由打工人,所以明末才有那么有投降闯王和满清的士大夫。

但前者是皇帝的家奴!一个奴婢敢对主子下手,这问题不是更严重吗?曹吉祥飘在天上落泪又能如何?朱见济当初,杀他和石亨,可都是“师出有名”的!他才不会不讲道理,做个肆意杀人的暴君!小太子可是一个喜欢好名声的人。

——————“老徐怎么还不回来?”“他是想死在外面了吗?”九月份的咸阳宫里,外面的太阳滚烫灼热,但摆放了大量冰块的宫廷之内却是充满了凉气。解决了手头上几个大问题,近来没有太多烦恼的朱见济终于有空,和小伙伴们对坐吃瓜。

翠皮红壤的西瓜被三个小伙子一人抱住一个,用勺子挖着吃,清甜可口。作为一种在洪武元年就被太祖钦定为“太庙贡品”的水果,西瓜在大明的培育算得上发达的了,而老朱家的每代皇帝,也都挺喜欢吃瓜。自迁都北京后,先帝爷们还特意命人在京城周边开辟瓜地,以为特贡之物。

而朱见济弄出来了玻璃后,得知皇家竟然还有“种瓜”这一业务,还特意着人弄了个小小的温室出来,让人在里面种植一些绿色果蔬。于是在北京的九月里,小太子还能和他的伴读天团一起共享吃瓜之乐。可惜最能嚷嚷的徐永宁不在。

经过一个暑期,被晒黑了不少的柳承庆跟张懋啃了一大口瓜,满嘴汁水含糊不清的回道,“老徐最近传信,说去了山东那边……这个月怕是赶不回来了。”除了徐永宁被派出去做底层宣传工作,其实这一年下来,他们两个小少年也没闲着。

在农庄集体化推广到其他地方的时候,朱见济就让这两个锦衣玉食的小少爷下乡去“体验生活”了。作为太子的伴读,现在对方年纪小,是无法做什么大事的,但却注定了他们长大之后,会随着新帝登基而得到重用。所以朱见济要从现在开始培养起他们。

他可不想以后做事了,身边的人手竟然是个不知民间疾苦的官二代。认真工作,要从娃娃抓起!于是在这暑热的几个月里,柳承庆和张懋被迫下田参与了夏收和新一轮的播种,还去参观了织布厂等等地方,总算是明白为什么小太子会时时盯着账本了。

他们身为传承数代的勋贵,日常花销动不动就是几十上百两的,对于正常的社会情况自然有些脱离。如果不是有个晋惠帝提前说出了“何不食肉糜”这句名言,想来还会有后来的权贵们喊出来。现在好了,劳动改造过的两个贵少爷迅速的成熟了起来,慢慢的脱离了哇派护法的身份。

效果比变形记还显著。只有徐永宁这个二哈,仍然是原来的模样。自打朱见济给了他方便之权,去各地充当罪恶克星,这家伙便乐不思蜀,偶尔才有一两封信送回来,给大家报个平安。为此,徐永宁他叔婶亲娘都担忧不已,两位女性长辈甚至入宫求见过杭皇后,想借对方的口跟朱见济说一声,赶紧把飞起来的狗子找回来。

老徐家的嫡系只剩下这么一个了!朱见济能有什么办法?他敢让锦衣卫把人绑回来,第二天徐二哈就能给太子殿下制定一个全新的“咸阳宫装修计划”。为了省点钱,朱见济决定假装不知道这事。不过今日一问,对于徐永宁跑去了山东,小太子还是很惊讶的。

他捧着瓜皱眉,仿佛手中的西瓜不再甜美,“他去哪里干什么?”总不能跟徐有贞一样,也要去治理黄河吧?------------第117章:徐永宁在山东“老徐在信上说,你趁着推广农庄的机会,把地方上的不少恶人都给抓了,搞的他没地方发挥本事,干脆出直隶,去山东那边了!”

张懋憨笑着告诉朱见济,对于徐永宁这样的脑回路也是非常理解了。他们是亲身参与过集体化建设的人,虽然因为年少,无法过多的做什么,但该了解的还是了解到了的。比如说在大明的光辉无法覆盖到的地方,人们很多时候都是被当地的地主给统治着。

热门小说推荐

最近入库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