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搜索 繁体

第72章(1 / 6)

聂子风孤身一人,很难能在那么多盗墓高手的面前将聂小白和白羽都保护住。“掌柜,怎么办?他们将我们缠住,跑去对付白羽姑娘了。”牛建国着急道。我眼中目光渐冷,这些盗墓者倒是挺聪明的,知道打蛇打七寸,也明白聂子风孤掌难鸣,很难能将两个女人都护住周全。

我这边则迫于老郑的压力,带上了秦十三和秦十四还有个周小舍。老郑现在对我的出行格外看得要紧,但凡出个门,不是派秦十三就是派秦十四跟着。至于周小舍这厮,完全是听到我要去参加萧老头的择婿会,连忙丢下了即将开业的古董分店赶了回来,说什么也要和我一起去,还说缘分这种事也说不清楚,万一他和那国色天香的萧老头女儿对上眼,那可就赚到了……

萧老头举办择婿会的地点在云川市,离我这倒也不是很远,如果开车的话,可能就四五个小时左右。我这边让秦十三和秦十四开了一辆车,我和周小舍则坐上了聂子风的车。“这个萧老头还真是有钱,居然跑到山上去给自己女儿开相亲会。”周小舍盯着邀请函上的地点嘟囔道。

云川市很多山,萧老头举办择婿会的地点就是在其中一座很有名的山上,可见萧老头对这次择婿会也很看重。坐在副驾驶座上的聂小白回头看了一眼周小舍,面露出一副鄙视的神情,道:“说得你好像很好看一样,小眼睛塌鼻子,哼,要我是那个萧婉玉,才不会选你的。”

聂小白口中的萧婉玉,自然就是萧老头的那个宝贝女儿,听说长得国色天香,宛若白玉,这本人还没看到,只见过萧婉玉一张照片的周小舍就开始念念不忘,说是已经连他和萧婉玉的孩子名字都想好了……我看过萧婉玉的照片,长得倒也有几分姿色,只是我并没有多上心,可能是我见过的漂亮女人太多,心里头都麻木了。

前往云川市的途中,周小舍和聂小白的嘴巴就没停过,他们俩个你一言我一语,斗得不亦乐乎。眼瞅着就还有一个多来小时即将进入云川市内时,我们在一条靠山的马路忽然出现了情况。秦十三和秦十四与我们的车一前一后行驶着,但就在来到靠山小道的时候,我们两辆车都不约而同的抛锚了。

我连忙和聂子风下车检查车轮情况,结果发现包括秦十三他们的车在内,几个车轮全部都扎满了钉子,一时根本很难能够修好。秦十三和秦十四从前车走了过来,他们打量了一圈四周,脸上忽然多了几分警惕之色。“掌柜,这条路三面环山,是个埋伏的好地方,我们要小心。”秦十三道。

我眼角余光看了下,的确,这条路是双车道,三面被山环绕着,一般的车子很少会走这种路,而我们之所以选择这条路,完全是为了能够尽快到云川市。“化凡,有人来了。”突然间,聂子风开口,话语淡淡,脸上神情格外平静,仿佛是在说一件格外不起眼的事情。

我心头一动,抬头看去,只见在我们的前后皆是出现了一拨人马,而其中为首的,便是几天前我在白羽家见到过的那个光头男……第451章 疯子聂“陈化凡,我们终于见面了。”光头男冷笑连连,似乎对我会出现在这里格外自信。

周小舍目瞪口呆,“傻了,你真的傻了,居然连自己兄弟都出手,拓跋倩,你这个妖女对木头到底做了什么?”拓跋倩带着哭腔道:“玉树哥哥,这个人又骂我,你帮我杀了他好吗?”诸葛玉树微微点头,脸上带着几分冷意,还真向周小舍那边走了过去。

我心头一紧,气得我差点一口老血吐出来!“你这个傻子啊……”我立即拦住了诸葛玉树,他的身手远比周小舍好得多,真出手的话,周小舍必死无疑!“玉树哥哥,这个人也一并杀了吧,他上次就对我图谋不轨……”拓跋倩煽风点火道。

诸葛玉树没有犹豫,转而向我发起了攻击,他的身手极强,再加上超凡的剑术,我一时只能堪堪抵挡住他的攻击……“牛鼻子,去,准备好楼兰神草!”我喊道。周小舍顿时心领神会。既然诸葛玉树出现了,我肯定不会放过这个机会,楼兰神草具有唤醒记忆的作用,要是能让诸葛玉树吞下,这一切便万事大吉。

但现在诸葛玉树已经杀红了眼,逼得我连连后退,我只能依靠武器上的优势,堪堪挡住他的猛烈攻击……几个回合后,我这边已然有些体力不支,但诸葛玉树的攻击还在继续。拓跋倩已经下了决心要杀我,自然不会让诸葛玉树轻易收手……

“老铁,你撑得住不?”周小舍担忧道。“我没事。”说话间,诸葛玉树一剑刺在了我的手臂上,我闷哼一声,眼角余光看了一眼,发现手上已是血流泉涌。我暗自苦笑,他大爷的,这个傻子下手真是重啊!楼玉兰见状要冲过来帮我,但被我喝止,这是我和诸葛玉树之间的事,别人来了都没用……

诸葛玉树目光一敛,道:“你不是我的对手,再给你一次机会,让开,否则死!”拓跋倩在后面道:“玉树哥哥,干脆杀了他吧……”诸葛玉树回头看了拓跋倩一眼,立即让她乖乖闭上了嘴巴。我嘴角挤出一抹苦涩的笑容,目光盯着眼前这个曾经并肩战斗过的家伙,摇摇头道:“我说过,今天你们谁也别想带走桃花姬。”

“那别怪我不客气。”诸葛玉树话音刚落,手上的剑已经扬起,直刺向我胸口!刹那间,我忽然立在了原地,嘴角笑容依旧,几乎是眼睁睁看着诸葛玉树的剑刺进了我的胸膛……我吐出一口鲜血,整个人恍若失神,但在下一秒钟,我徒手抓住了诸葛玉树的剑,同时道:“牛鼻子,动手!”

第510章 玉树记忆苏醒(下)周小舍早就在一边等候多时,一见着我居然徒手抓住了诸葛玉树的剑,趁得这个时候,他大步流星的冲过来。与此同时,一旁的拓跋倩眼中闪过一丝不安。“玉树哥哥,快杀了他!”诸葛玉树想要拔剑,但无奈被我死死抓住,锋利的剑刃割破了我的手掌,一时鲜血淋漓。

聂子风和牛建国适时的出现,架住了诸葛玉树的双手。周小舍急忙楼兰神草揉碎了往诸葛玉树嘴里塞,可诸葛玉树的力气也出奇的大,先是摆脱了聂子风和牛建国,再而一拳将周小舍也轰飞。周小舍重重摔在地上,嘴角挂着鲜血,他神情有些惘然,道:“老铁,楼兰神草好像被他吐出来了……”

我抬起头,刚好对上了诸葛玉树的目光,此时的他,眼神里带着几分冷意,似乎也是被刚才我们的举动所惹恼。“玉树哥哥,别再犹豫了,杀了他们吧。”拓跋倩喊道。诸葛玉树猛地将我胸膛上的剑拔了出来,我只觉得心口处一阵剧烈的疼痛感传来,眼睁睁看着诸葛玉树将剑举到了半空中。

下一秒钟,诸葛玉树的剑已然要斩下!我嘴角挤出苦笑,他娘的,我真是尽力了;鬼知道这个傻子居然会把周小舍好不容易塞进嘴里的楼兰神草又吐了出来……我身上也没体力折腾,干脆就愣在了原地,等候诸葛玉树的攻击。。但我等了几秒钟,都没能等来诸葛玉树的剑。

我睁开眼睛,结果看见离我近在咫尺的诸葛玉树,脸上露出几分迷茫的神情……“玉树哥哥,你怎么了?”拓跋倩急忙跑过来,见到诸葛玉树脸色有点不对劲,再看看我又是身受重伤,干脆抓过诸葛玉树手中的剑。“玉树哥哥,我帮你杀了他!”

拓跋倩这个女人做事也够狠的,诸葛玉树不动手,她索性自己来,眼看着就要手起剑落时,忽然间,诸葛玉树用手一把抓住了剑刃。拓跋倩被吓了一跳,“玉树哥哥,你这是做什么?”诸葛玉树猛地抬起头,随着瞳孔剧烈一缩,眼中迸发出一丝精光!

“我想起来了……我都想起来了……”诸葛玉树声音很轻,但每一个字都清晰的传进我耳朵里。。我心头蓦地一动,再看诸葛玉树时,发现他脸上已经多了几分懊恼之色。“玉树哥哥,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你肯定是被他们给蛊惑了,我现在先杀了他……”

一阵火星迸出,拓跋倩的剑斩在了我面前的一个人身上,我定睛一看,这人竟是我之前遇到过的那个蛇皮男子……此时的他,蒙着脸,拓跋倩手中的剑虽然锋利,但斩在他身上却是毫发无损。拓跋倩大吃一惊,眼看着我必死无疑,结果突然间又杀出来了一个人,不由得大受打击!

拓跋倩再想动手,诸葛玉树迅速从她手里将剑夺了下来,一掌拍在了她的胸口上。拓跋倩脸色一白,眼神无比的怨恨。“诸葛玉树,你居然敢对我动手?”拓跋倩盯着诸葛玉树,一张原本算得上是眉清目秀的小脸,这会已然变得铁青无比!

要说女人的怨恨有多可怕,眼前就有这么一个活生生的例子,由爱到恨,往往也不过是一瞬间的事情。诸葛玉树道:“我已经想起来了,他们是我的兄弟,我不允许你伤害他们。”“兄弟?那我呢?那我算什么?”“你救过我的性命,但我也帮你杀了不少人,已经偿还了你的恩情。”

“不,我要的不是你帮我杀人,我要的是你,玉树哥哥,回到我身边好吗?我不用你去杀陈化凡了,你跟我回去好吗?”拓跋倩说到这里,语气中已经带着几分哭腔。诸葛玉树叹了口气,摇摇头,道:“自你对他举起剑时,我们就已经决裂,你走吧。”

拓跋倩神情一怔,不由得瘫坐在地,一时竟是泪如雨下。“不,我们都说好了,此次回去就成婚,我们的请柬都印好了……”“诸葛玉树,我再給你最后一次机会,跟不跟我回去?”诸葛玉树坚定道:“我想与我的兄弟一起。”“好,诸葛玉树你给我记着,我这辈子都不会放过你,也不会放过你们所有人……”

拓跋倩声嘶力竭吼了几声,最后在众目睽睽之下,神情落寞的离开了。诸葛玉树抬头看了一眼拓跋倩离去的身影,眼神里带着一丝复杂的情感。我心里头不免叹了口气,诸葛玉树虽然不怎么会说话,但他的心里,未必就对拓跋倩没有一点感情,只是,真当兄弟和女人都放在他面前时,他只能做出一个选择……

诸葛玉树目光落在我的伤口上,一脸歉意。周小舍急忙凑了过来,和我一起将诸葛玉树抱住,三个人搂着肩膀,相见无言,但各自心里都知道,我们最佳三人组又回来了!!几秒钟后,我目光看向刚才救了我一命的蛇皮男子。他就如一桩柱子一样,一动不动的站在原地,仿佛置身于事外,却又让人不能忽视他的存在。

“谢了。”我冲他道。蛇皮男子蒙住了自己的脸,只露出一双诡异的眼睛,他对我点点头,道:“上次你救了我,这次只是还给你。”“那还是要谢谢你,不过,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我道。蛇皮男子没有急着回答我的话,他扫了一圈场上的众人,不紧不慢道:“离开这里吧,不要再往前走了。”

“为什么?”“前面是我的守护之地,你们若踏入,便是与我为敌……”我和和周小舍面面相觑,道:“你到底是谁?”蛇皮男子转身离去,淡淡留下一句话。“楼兰女神的诅咒者,亦是太阳墓的守护者……”第511章 诅咒者?伴随着蛇皮男子的话音落下,他的身影已然消失在众人面前。

我脑子愣了那么两秒钟,对于蛇皮男子的身份,我满心疑惑。太阳墓的守护者?楼兰女神的诅咒者?这个蛇皮男子就如一团迷雾,带着太多的未知。蛇皮男子一走,我这边如释重负,深深吐了口浊气后,身体一阵猛烈的虚弱感袭来,让我不由得有些摇摇欲坠。

“臭无赖,你没事吧?”聂小白第一个迎上来,将我给扶住。我摇摇头,道了一声自己没事,然后目光落在旁边的白羽身上,她的伤势不轻,得赶紧给她治伤才行。我走过去,将白羽抱住,检查了一遍她的伤口,不禁皱了下眉头。

“陈先生,我没事。”白羽脸色苍白道。“你的伤不能再耽误了,牛鼻子,还有楼兰神草吗?”我喊道。“多的是!”周小舍捧着一些楼兰神草连忙走过来,顺便问了句:“老铁,怎么处置这个女人?”周小舍指了指不远处的桃花姬,此时的她,只身一人,所有的日本武士包括山本君全部死去,就剩她一个了。

“先看管着,别让她跑了!还有,马上帮我找个地方,我要给白羽治伤。”周小舍忙不迭应了声好,几分钟后,他临时找到了一处角落,搭上几件衣服,便有了一个简陋的小帐篷。聂小白将白羽扶了过去,我跟在后面,也是步履蹒跚,诸葛玉树想来扶我,都被我摆手拒绝了,我还没伤到那种走不动路的地步,只是得趁着伤口还没有恶化,赶紧用楼兰神草治伤。

这时,聂小白走了出来,忍不住多看了我一眼,道:“臭无赖,我已经帮白羽姐姐换好衣服了。”“谢谢。”我道。聂小白继续道:“你真的不用我帮忙吗?你们两个都受伤了……”“没事,我还死不了,我先给白羽治伤。”聂小白还想再说点什么,但在见到我坚定的眼神时,只得点了点头。

我进了帐篷,这会白羽已经在里面坐好,狭小的空间里,光线昏暗,白羽背对着我,身上只穿着一件极薄的衣服,刚才是聂小白替她换掉了染血的外衣,如今一看,白羽完美的身材在我面前,倒是尽显无疑。白羽有些害羞,只能背对着我,一言不发。

我摸了摸鼻子,心里苦笑了声,寻思着自己面前的大美人,之前在拍卖会里面对那么多男人都能谈笑风生,怎么碰上我却害羞得要紧。“白羽姑娘,我来给你治伤。”我道。白羽轻轻应了一声,语气微弱到我都快听不清楚。“陈先生,你打算怎么给我治伤?”白羽小声道。

我老脸一红,寻思着你衣服都换好了,这不是多此一问吗?你胸口有伤,我肯定要给你伤口敷药啊……我轻轻咳嗽了一声,稍微稳住心神后,道:“很简单,我先检查下你的伤口情况,然后再把楼兰神草揉碎了给你敷上。”“嗯,那就有劳陈先生了……”

我等了好几秒钟,白羽都没有转过身来,最后我只好尴尬道:“白羽姑娘,你可以把身体转过来了。”“啊?现在吗?”“呃,要不等天色再黑一点……”“噗嗤!”白羽被我逗笑了,犹豫了两三秒钟后,缓缓转过来了身体。简陋的小帐篷里,光线昏暗,随着白羽慢慢转过来,一具曼妙的酮体顿时出现在了我的面前,肌肤白皙如玉,身上更是散发着一股淡淡的幽香味道,在狭小的空间里,犹让人心神有些荡漾。

“白羽姑娘,脱下你的衣服,我要给你看看伤口。”我老脸一红道。“好的,有劳陈先生了……”白羽语气中带着几分羞涩,衣服一褪下,我只觉得眼前似有一阵春光铺面而来。白羽的身材,是属于那种玲珑中透着几分高挑,肌肤通体雪白,从那平坦的小腹再到秀气的玉颈,每一寸肌肤都远比其他女人更具诱惑……

面对这么一个极品美人,我估计换做其他男人肯定得疯狂不可,但我不行,我是来给白羽看伤的,我要控制住自己。我深呼吸了口气,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陈先生,我的伤很严重吗?”白羽忽然问道。我愣了下,道:“怎么会这么问?”

“哦,我刚才听见你在叹气,所以以为我的伤很严重。”我老脸涨红,道:“没有的事,你听错了。”“那就好,咦陈先生,我看你脸很红,是不是你的身体不舒服……““还好还好,放心吧我没事,你先闭上眼睛,我给你检查一遍伤口。”

“嗯,麻烦陈先生了……”我不知道所谓的男女授受有别是几个意思,但眼前,我是不得不对白羽动手了。我尽量让自己的动作温柔一些,白羽的皮肤娇嫩如婴儿一般,我的手放上去,让她的身体不由得轻轻颤了一下……白羽的伤正在胸口处,这是一个极其尴尬的部位,我只能让白羽自己闭上眼睛,然后自己睁大了眼睛,努力在昏暗的光线下,将伤口尽量看清楚……

我的手游离在白羽的伤口上,白羽不知道是疼还是怎么滴,小脸通红,黛眉微蹙,就连呼吸也变急促了一些。“陈先生,我的伤口很大吗?”白羽问道。“是挺大的……”我下意识的说了句,不过马上回过神来,继续道:“伤不是很严重,我弄一些楼兰神草敷上去。”

楼兰神草不但可以苏醒记忆,还具有很好的疗伤效果,当下我本想是揉碎了给白羽敷上去,但发现楼兰神草是越烂越好,索性也顾不上形象,直接就塞了一把楼兰神草放嘴里咀嚼了一阵,再把它敷在白羽的伤口上。。几分钟后,白羽的伤口已敷上楼兰神草并包扎好。

白羽在知道我用嘴将楼兰神草咀嚼后敷上去的时候,小脸顿时红得跟苹果一样,就连眼神看我也怪怪的……“陈先生,谢谢。”“没事,你也救了我一命……”第512章 残缺的记忆听老木提说,楼兰神草不但是治伤的好药,更是具有苏醒记忆和重塑肉身的神奇效果。

在这些画面中,我似乎变成了一个将军,身穿盔甲手持战剑,威风凛凛,身后雄兵上万,一声怒吼震云霄。但在下一秒,画面闪过,我却出现在了战场上,陷入到敌人的重重包围中,原本的上万雄兵,更是伤亡惨重所剩无几,自己也是一身鲜血威风不再,唯有眼神中的坚毅依旧……

脑海里的画面一个接着一个,竟是让我有些应接不暇。此时的我,全然就跟脑袋烧坏了一样,吓得旁边的白羽脸色微微一变。白玉赶紧将我抱在怀里,在看到我一声不吭时,吓得不轻,只得轻声呼唤我了几声后,发现我眼珠子能转动,这才稍稍松了口气……

“陈先生,你一定是太累了。”白羽柔声道,忽然间将自己的脑袋贴在我的额头上,她的发丝掠过我面门,散发着一股很好闻的发香味。但此时的我,却还沉浸在脑海里古怪的画面中。我仿佛自己像是做了一个梦,在梦中,我有许许多多的身份,一会是士兵,一会是将军,一会又是什么垂垂欲死之人……但在这些画面中,有一道女人的身影却频繁的出现。

这个女人不是别人,正是我曾经梦中见过无数次的月璃。奇怪,我脑海里的画面,怎么会有月璃的存在……我百思不得其解,根本不清楚自己的脑袋里,其他女人都没有,唯独是月璃的身影频繁的出现,其中好有几次,脑海里都出现了月璃对我回眸一笑的画面。。

“这是怎么回事,月璃怎么会在我的脑海里……”我脑袋一片混乱,但很快,我脑海里的画面忽然汇集成了一段残缺的记忆,瞬间让我心头剧烈一震!“我好像想起来了,我之前也做过这个类似的梦……只不过那时是梦,而现在更像是真实发生过的……”

我恍若失神,之前的时候我就曾做过一个古怪的梦,在梦里,我化身为一个将军,率领着自己的军队奋不顾身的和敌军进行战斗,目的就是为了解救楼兰古城……而在那个梦里,站在楼兰古城上的女人,似乎就是月璃。梦里是月璃,残缺的记忆里也有月璃……我再联想到之前倒斗时,也曾在九死一生之际遇到过月璃,是她救了我,也是她告诉了我那么一句话。

“月似伊人妆,琉璃碎流年……”我喃喃念了一遍,脑海里的画面愈发的清晰起来,那道女人的身影,就是月璃无疑。我脑海里忽然多了这么一段残缺的记忆,一时让我有些手足无措。“月璃……我们到底是什么关系,为什么我会和你一直牵扯着……”

脑海里的月璃,是我这一段残缺的记忆中最深刻的身影,她的容颜、她的笑容,都让我触目不能忘。。将我抱住的白羽也听见了我的自言自语,她低下头,美眸里闪过一丝失落。“陈先生,谁是月璃?”白羽小声问了句,但此时的我,意识有些模糊,并没能听着白玉的话,恍恍惚惚中闭上眼睛便睡了过去。

白玉贝齿轻咬,脸上流露出一抹复杂的神色后,随即,她将楼兰神草放入嘴里,轻轻咀嚼了一番后,敷在我的伤口上,替我减轻了不少痛楚;只是这一幕,我并没有亲眼见到……我迷迷糊糊睡了一会,等我再回过神来后,发现自己已经躺在帐篷里,至于白羽也没了身影。

我起身走出了帐篷,目光一扫便看到了大家伙都在外头。“臭无赖,你终于醒了?”聂小白第一个看着我,当即开口喊道。我舒展了下身体,冲众人点点头,然后多看了一眼站在大家后面的白羽,发现她眼神里带着一丝复杂。我不明所以,只好与她四目相对了一眼,然后微微一笑。

“老铁,感觉怎么样?”周小舍凑了过来,检查了一遍我的伤口后,顿时啧啧称奇。“奶奶个熊,这楼兰神草还真是神奇啊,治伤的效果真是绝了!”周小舍道。我也是暗暗吃惊,这才敷上没多久时间,自己伤口就已经愈合了一大半,也难怪老木提会对楼兰神草格外尊崇,这要放在外头,肯定就是价值千金的神仙药啊!

热门小说推荐

最近入库小说